作品简介:

听到付宪龙说的“绝招”,程浩苦笑着摇摇头。 付宪龙不理会他的态度,依然教导着:“这叫有志者事竟成!还有,人家的战略是正确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女孩的男朋友踢出局,你自己想想吧!” 程浩思索了一会儿:“我怕是给钱也没用……” 付宪龙更来劲了:“这就对了啊!给钱就能买到的还值得费心吗?买不到的才是好东西,才说明你有眼光!” 程浩瞥了他一眼: “你光说我说的来劲,你自己呢?” 付宪龙扁扁嘴: “我这不是没遇到吗?我要遇到了,绝对不像你端着架子,还做傲骄帝呢!” 程浩被他逗乐了:“那我祈祷你快点遇到吧!最好遇上那种强硬对手的,我要好好看你们怎么pk!” 付宪龙反而一本正经:“啥样的对手我都不会放在眼里!不过……” 他顿了一下:“但是如果对手是琨哥,我就放弃!” 程浩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真的。”付宪龙耷拉下脑袋:“我是没信心跟琨哥争的,而且我觉这么多年了,琨哥如果能爱上一个人不容易超级狂龙分身最新章节。我就是心里再难受,也不会跟他抢的。” 程浩冷笑两声没有搭话。 付宪龙看看他: “别怪我没提醒你,其实上次在青屿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不管琨哥出于什么目的,他对小园绝对是有好感的。你既然有心就要快点,趁着对手还不是那么强大,把一切搞定,不要给自己出难题,设置障碍,挑战极限!” 程浩还是沉默着,但是心里却翻腾起来。 **** 向小园一回来,就被大家告知武思浓的事解决了。 小园很是奇怪,钟原这才告诉她,武思浓决定留下孩子,而蒋伟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事,自愿帮她背这个锅。 小园心里一惊,但是不免还是松了一口气。 虽说觉得这样还是很不合适,但是蒋伟是自愿的。 她知道,蒋伟一直喜欢思浓,但是武思浓一直看不上他。没想到出了这事,蒋伟竟然还是不改初衷,不知道思浓前辈子做了什么好事,现在还有人肯不离不弃。 不过也好,好歹孩子生下来有个家,能落户口,能太太平平生活。 想到这里,小园不免觉得有些难过。 如果一开始,武思浓不是那样总是一门心思想攀高枝,而是也和这帮女孩子一样踏踏实实的生活,就不会走这么多的弯路了。 “那个渣男呢?就这么放过他?” 剑灵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不放过怎么办?自己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有没想着用孩子讹诈他,说实话,跟他撇清关系都来不及。现在这时候再纠缠不清,只能越来越麻烦!” 钟原一向是大女人的思维,小园也点点头。 “好歹也要问那个人渣要些钱啊!就这么吃哑巴亏了?” 剑灵还是不服气。 小园叹了口气:“算了吧,思浓也没想要,她也决定这事到此为止了。” 剑灵冷笑一声:“有时候觉得老天真不公平,凭什么出了事,他们可以一拍屁股就走,后果只能由女人承担!” 乐意看看她:“知道这点,自己就更要小心!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公平?哪有那么多凭什么?你拿了人渣的钱,只怕更麻烦。撕破脸去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活不下去的只能是自己!” 钟原点点头:“这事,谁都闭嘴,谁也别再提了,到此为止吧!这个结局算最好的了。” 一直不做声的盼盼突然抬头说:“那蒋伟跟武思浓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啊?” 大家对视一下,苦笑着摇摇头。 众人正沉默着,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一开门看见翟玉站在门口。 “你们干什么呢?还锁着门,神神秘秘的!” 小玉看看沉着脸的众人有些奇怪。 向小园笑着,拍拍身旁的空间:“小玉来坐无敌古树分身!” 翟玉也不客气跟她挤在一起。 小园摸着她的脸,把她的手拽过来哈了哈气:“你去哪里了?手这么冷?” 翟玉笑笑:“还不是值班呗!” 乐意揽住她:“你们单位也真是的,那么多爷们儿,还用你值班?” 翟玉笑道:“你就把我当爷们看吧!我可是要当调度值班员的!这爷们儿的领地里,我小玉也是注定要分一杯羹的!” 大家都笑起来。 小玉是个很要强的女孩,看着清秀柔弱的外表下也有一颗不服输的心,调度的工作强度之大,让很多男人都吃不消,可是这确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翟玉看着大家笑,从兜里拿出一封信。 “是你的吧?我想这里就你姓钟啊!” 这封信在门房放了几天了,小玉看见琢磨半天才拿上来。 “钟蓝烟……是谁啊?” 乐意还是有些犯晕。 小园气得敲她一下:“不就是钟原吗?” 大家这时才想起来,一直“钟原、钟原”的叫着,她身份证户口本上的名字写的可是“钟蓝烟”啊! 钟原一直嫌弃自己的名字太“女人气”,于是平时都不用,只在填写重要表格的时候用本名。 “谁来的信啊?”大家围在一起八卦起来。 这个年头什么事都会发短信打电话写邮件了,谁还写信啊? 钟原也觉得奇怪,于是打开信。 “我初中的同学结婚……” 钟原也有些犯楞。 很多年都没有联系了,自从她跑偏上了中专后她就没有怎么再见过几个同学。 怎么会给她来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