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好疼啊! 好后悔啊! 这一生真的像个笑话一样! 只是许昕万分的不甘心,如果重来一世她一定不会轻易中小白花的计弄得众叛亲离,不被渣男渣女所害,甚至被他们合谋害死了自己与前夫的孩子。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军嫂,与那坚毅的最可爱的人过一辈子。 闭上了眼睛,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皮肤很疼,好像发烧了一般。这种疼和被钝刀砍碎骨头完全不同,但异常的奇怪。 许昕啊一声大叫竟然清醒过来,不是应该死去吗,都四分五裂了为什么还能醒过来了? 睁眼四处瞧,她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小小的卧室之内,一张双人铁床上铺着有些红红绿绿花样十分艳俗但却很新的被子,下面是一条军绿色的床单,铺得规规矩矩的。 旁边是一套新打的床头桌椅,看起来有点像是学习桌,样式非常老旧。上面摆着的东西相当零乱,有一些看起来很旧式的化妆品,一只玫瑰牌的打底霜,还是铁盒子的,一袋人参润肤霜还没打袋儿,接着是眉笔与口红散乱的放着,使整个桌子看来非常的繁杂但都是新的。 一只很大的搪瓷杯子是整个桌子上最显眼的,上面用红字写着赠给天下最可爱的人。许昕的心突地一跳,她这是在哪里,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对,她举起了双手,它们竟然还在没被砍吗,看起来胖呼呼的而且还相当的白嫩。 死了也能做梦吗? 只是这个梦里的视线不太好,房间里的光线似乎有些模糊,看来天色是要黑下来了。床对面的窗户上贴着的红字差点闪瞎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只双喜字,只有新结婚的人家才会贴喜字,这是常识啊! 非常奇怪自己为什么被杀了吗,就算活着也应该在医院而不是在这个小卧室? 正想着许昕竟觉喉咙很干好像着火了忙拿起那个搪瓷缸子喝了一口,因为里面的水并不多。 她尝试着下了床穿上了下面摆着的拖鞋,心底似乎有个想法在破土而出,又让人不敢相信,直到下意识的抬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结婚照。 那是她与邵建国拍的唯一的一张照片,结婚之前头两天去市里的照相馆拍的。不过当时两人都不开心,所以拍的照片效果也不是太好。 但是突然间看到了许昕感觉到非常的开心,仿佛回到了那段最幸福最单纯的时光。 记得这张照片已经在多年前被她扔掉了,现在却如获至宝的将它自墙上摘下来抱在怀中哭了起来,然后才发觉不对! 不是梦,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眼泪在了照片上,甚至感觉到它的热度。 整个人怔住了,难道自己是回到了过去与邵建国还是夫妻时候的时候吗?所以觉得这屋子熟悉,这不就是她随军住的小楼吗,部队当时发给他们的。因为这里又小又破,她当时是极不喜欢的,可是现在看着却有种意外的温暖感觉。 这是重生了吗? 这种事情不是只存在与小说和电视剧中吗! 如果真的回到了过去,那真的要谢天谢地给自己这个机会,让她可以重来一次。 正在发怔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许昕浑浑噩噩出去开门,然后看到外面站着一名小战士,他手中端着一只饭盒,脸色有些无奈道:“嫂子,这是您的晚饭,我给你打来了。”他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好像有点憔悴,看来好像是生病了。希望她不要有什么事,毕竟营长吩咐他们照顾她的,虽然他们真的不想来。 许昕感觉到他目光的不善,但还是伸手接过来笑道:“谢谢。” 这个小战士看着有点熟悉,但是时间相隔太长她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 是啊,已经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自己任性胡闹怪不得被人讨厌。 小战士对于她的道谢似乎怔了一下,然后道:“不用客气,这是营长走时候吩咐的,让我们轮流给嫂子你打饭。你吃过了,将饭盒放在门外的栏杆上就行,我来刷。” 许昕感觉到脸一红,当初因为自己出身很好什么也不会做,所以嫁给邵建国后虽然随了军但是还当自己是大小姐啥都不学着做,房间衣服什么的都是他回来洗,而饭什么的都是有他或是小战士给打回来吃,就这般还挑三捡四的说摔就摔。 其实许昕到现在也不知道邵建国是不是真的爱她,因为在她的记忆里两人的婚姻就是许首长一人订下的,甚至在订婚前他们都没有见过面。 就这样爱上一个人怎么可能呢? 再加上她满心对突然出现宋小玲的怨恨,对许家的怨念,这一切无法发泄。 否则,许昕也不会那么看邵建国不顺眼,看不到他的好,总想着和他离婚。 不过邵建国倒奇怪,真的容忍了那样愤怒的她,明明已经很累了,可还会替她收拾残局,直到有一次他醉酒对她做了些不好的事情,她向他示弱,说自己不爱他,很怕他,这才让他带着满满的愧疚和她离了婚。 真的是不作就不会死,许昕在心底叹了口气后这才发觉自己走了神儿,不好意思的轻咳问道:“对了,你们营长这次出任务是几天啊?” “应该有半个月。”小战士不敢多呆,因为这个嫂子之前十分讨厌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儿,借此和营长吵了好几回。他们做错事,倒霉的是他们的营长,所以他想早早离开。 半个月,那应该他们刚结婚的两个月后的时候吧,他出了一段非常长的任务,回来后还受了轻伤。不过当时许昕还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根本就对他不闻不问,一心想着与他离婚。 “是吗,我知道了,明天你不用来送饭了,我自己做。”许昕觉得自己不能再做上一世的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要改变,尤其是懒惰这点。 “这……”小战士有点犹豫,因为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女人,万一她做不出来吃的饿到了到时候等营长回来他们都会挨训。 “简单的我还是会做的,你们营长那边我什么也不会说。” “知道了。” 小战士点了下头,有些忐忑的转身走着正步离开了。 不过他的眼神许昕还是看的明白的,那是厌恶,是不相信,肯定是在心疼自家营长了吧? 上一世她几乎没将他们放在眼中,但是因为那些不友好的眼神就总想着躲开,这何尝不是一种懦弱自卑的表现?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不想和人接触。 其实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有着强烈的怨气,将这些都撒在了别人身上,现在想想真是太过不理智了。 没有关系现在她并不在乎这些,不会再因为失去许家女儿身份而自卑或害怕了。 打开饭盒瞧了一眼一个大饼子,白菜炒木耳,土豆片,在这个时代来讲已经是不错了。去小厨房拿筷子的时候结果发现厨房里简直乱成一团。 大概是因为邵建国走的急,所以饭碗什么的都还没有刷就那样摆在那里。已经摆了几天吧,锅里的水都臭了,但是还没有被倒出去。一股味道,真的让人没有办法忍。 不光是厨房连客厅和整个房间都一样,这里是部队分下来的家属房,营长级别的房间并不大,大概只有五十多平米。虽然是楼房,但是却不似十几年后装修那般好,地面还是水泥的,墙面也是白灰刷的。门前的衣服架子上挂着两件军队的常服,应该是邵建国脱下来还没有来得及洗的。 看来自己的活儿还挺多的,许昕先将饭吃下,饱腹感让她再一次有了活着的感觉,能重新再活一次心情都莫名的变好了。 一边收拾一边回想自己前世做的一些蠢事感觉到非常头疼,既然给了她再一次机会,那就想办法改变大家对自己的印象,不能让邵建国再因为她丢尽面子。 说起来还记得那次邵建国出任务的时候她似乎因为出去淋雨感冒了,等邵建国回来后还骂了他一顿,因为自己病了没有人照顾觉得委屈。记得当时,那个男人就这样坐着边抽烟边听她骂连半句反驳都没有,之后就动手收拾屋子洗衣服,明明腿受了伤还一瘸一拐的。 唉! 自己还真的是太过份了,那么好的男人不留着反而将他亲手推出去,结果去伺候那个油嘴滑舌的渣男真的是蠢。 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至少将那个男人绑在身边。只要他在自己身边,那许昕就什么也不用担心,只安心做一个小小的军嫂窝在他的怀里等着被保护就可以了。即使不爱她也没关系,前世为了所谓的爱情自己吃够了苦头,早就心如止水了。 想也没用,还是先想法弥补一下自己的错误吧! 看着这五十多平的小房间已经被折腾的一团混乱,于是拉开了灯先去找到水壶点了煤炉子烧了开水。这煤炉子生起来很费力气,多年不用了有些不习惯,结果弄得一厨房全是烟,忙打开窗子放了一会儿。 在和邵建国离婚之后嫁和那个软饭男结婚这些事情她也慢慢学会做了,现在这点活还真的难不倒她了。 拿起邵建国的衣服泡在水里时手还是忍不住心热起来,他的衣服很大很硬,有一种男子汉的味道。说白了,就是整天摸爬滚打的一身汗味儿。许昕前世是极讨厌这种味道的,倒是喜欢某些白白净净小白脸身上的杂牌子香水味儿。可是现在感觉这味道让人非常的舒服,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 其实许昕对他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了,可是却记得在他身边想当的安全,省心,什么也不用想,只一心作闹就可以了。这一世她也不想着作,只要将两人的小日子过好就行。

书友103335 2019-08-30 16:28:51

读书的功能不是很里想

书友103335 2019-08-28 17:00:39

还行

书友103405 2019-07-15 22:06:14

怎么会没有结局呢?

书友101672 2019-05-18 23:58:39

剧情、文笔不错,只是好像没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