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卫国,钦州,鲁县。 宗元376年,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即便是小小的鲁县,官府早已顺应民意取消了这一日的宵禁。 街头难得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稚童嬉戏打闹的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可是这世间从来都不缺少黑暗。 县城最东头有一座破庙,向来都是流浪汉的聚集地。 只是今日连那些流浪汉也去凑热闹,所以这里寂静的好似坟冢。 破庙后院有一座地窖,全都是用冷硬的泥土堆砌,只是因为很久无人来过,所以四处都落下了厚厚的尘土。 一小束月光从狭小的窖口挤进了地窖之中,缓缓揭开黑暗中一张沉睡的面容。 只是那面容之上好似在承受着什么痛苦,浓黑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紧阖的眼皮仿佛想要挣脱出睫之囚笼,却终究都是徒劳。 慕瑾汐的心底幽幽的叹了口气,周身弥漫着的悲苦、愤怒、伤痛与绝望好似那嗅出死亡气息的秃鹫,只要她微微透漏出濒死的脆弱,那些捕食者就会一拥而上,将她彻底撕碎…… “不要挣扎了……”虚空中,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叹息,好似神之启示。 慕瑾汐沉浸在那痛苦的梦中不能自拔,可是来自于灵魂深处那强烈的仇恨好似一只利爪,狠狠地拉扯着她想要沉睡下去的心,让她痛得气都喘不上。 就这样在昏迷与苏醒之间反复,慕瑾汐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开始强烈挣扎开来。 “我的小美人啊,哥哥想死你了,别不好意思,哥哥今日陪你好好快活……” 慕瑾汐发浊的巩膜翻涌着血色,焦烈的嘴唇微微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迷惘愕然惊恐的神色在她的俏脸上来回交替,这是……何飞!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不是当年她差点被何飞玷污的地窖吗? 好似在印证着慕瑾汐的念头,何飞那张满是让她作呕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野兽一样的绿光,一双手开始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衫…… 当年慕瑾汐的奶娘何氏带着她住在鲁县,恰逢弟弟何亮带着妻子陈氏和儿子何飞前来投奔,善心的何氏暂且将他们安顿在宅子里,结果没有一年何氏突然暴毙。 年幼的慕瑾汐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可何飞一直都对她存着不良的心思! 上一世的今日,她所谓的好友蓝雨薇和何飞联手将她骗到这里来…… 如果不是遇到了意外,她早就于何飞! 靠人不如靠己,如今重生归来,她怎么会寄希望于别人来救自己? 这个仇,她一定要亲自报! 一念至此,慕瑾汐几乎是用尽力气猛地抬腿朝着何飞的顶去! “啊!”何飞本来就兴致高昂,突然被慕瑾汐来了这么一下,直接双手捂着裆部痛得躺在地上哀嚎,几乎要昏厥过去。 慕瑾汐知道自己被蓝雨薇下了,想要报仇必须在自己昏迷之前解决掉何飞,所以她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摸起不远处不知有多少年岁的碎瓷片,双目血红地起身朝何飞走去。 这一刻,她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杀了何飞! 只不过,慕瑾汐实在是太高估自己这瘦弱的小身子了,刚迈出一步便觉得一阵眩晕,随后一个踉跄再次栽倒在地上,额头上瞬间被磕出了血。 慕瑾汐抬起右手无意识地抹了一把额头,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朝着躺在地上痛得直打颤的何飞走去。 也许是慕瑾汐的执念太深,所以她没有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玉镯被血迹沾染以后缓缓散发出莹莹的玉光,随后在她的手腕上留下一圈环状痕迹,再也不见了踪迹。 “你……你想干什么……”何飞到底是被往日的纵欲掏空了身子,所以这会被伤了哪里还有力气反抗,连说话都哆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瑾汐杀气腾腾地走过来,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不要过来!你……你要是敢动老子,老子就……” 没等何飞说完,慕瑾汐已经毫不犹豫地用瓷片猛地划破了他的脖颈! 何飞捂着鲜血四溅的脖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慕瑾汐,他到死都没有想到,那个瘦弱的几乎风一吹都可能飞走的少女,竟然敢动手杀人!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满脸是血的慕瑾汐在这一刻看上去就如同地狱爬回来索命的恶鬼一般,冷冷的声音回荡在破庙之中:“你放心,我会很快送何亮和陈氏下去陪你的!” “呵……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角落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冷笑,慕瑾汐握紧手里鲜血淋漓的瓷瓶,狠狠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厉声道:“什么人,出来!” “女人,提醒你一句,他刚才抓破了你的胳膊,残留的血肉虽然不多,也足够官府养的猎狗找到你,废了他的手,外头野狗也不少。” 地窖深处走出来一个男人,剑眉黑眸,削薄的唇,虽然带着面具却仍能看出棱角分明的轮廓,胸口的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衫,可他整个人依旧带着一股慵懒而又冷傲的气势,沉声道:“你敢么?” “多谢提醒。”慕瑾汐蹲下身,捡起男人方才丢在自己面前的匕首,直接砍了下去。 即便鲜血溅到自己的脸上,慕瑾汐的脸色也没有一丝变化。 如果官府真的依着这线索找到了凶手,那岂不是陷自己于危险之中?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上一世她便已经发誓若有来世,绝不做那心慈手软之人,如今她大仇未报,绝不能出一点差错,一丝一毫都不可以。 自己既然已经杀了何飞,还能害怕砍了他的手吗? 男子眸底闪过一丝赞赏,只不过当他看到慕瑾汐竟然摇摇晃晃地就要往外走,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上前一把抓住了慕瑾汐的手,冷声问道:“女人,我救了你一命,难道你不应该报答么?” “我说公子,施恩莫望报,难道你……”没等慕瑾汐说完,男子竟然直接昏了过去,硬生生地将她重新砸倒在了一旁的草堆上! 尘土飞扬,慕瑾汐咳嗽不已,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被摔出来了,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强劲有力的脚步声。 微微一怔,慕瑾汐突然想起,上一世何飞想要欺辱自己的时候,突然闯入了一群杀手,当时那些人要杀的…… 好像就是压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大家好,我是第三张牌,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关照,爱你们。

书友104897 2019-08-20 10:54:04

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