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不大的浴室,那浴缸里的水不断的往外溢着,地面的瓷砖上有一滩子水,如果仔细看的话,还夹着一些血色。 那是从一只垂下的雪白玉臂的手腕上滴落下来的。 躺在浴缸中的人,此时面色一片苍白,已经没有任何一丝血色,她双目紧闭,就像是没有任何生命迹像的瓷娃娃。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密密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的抖动了一下,随之眼皮慢慢的张开。 甄羲张开眼睛的时候,带点茶色的眼瞳有些迷茫的,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先前她不是刚刚走出证券交易所的时候,正要开车回家,却被一个股市失利的神经病给开车撞死了。 她都感受到自己被撞成了渣渣了。 那么这又是哪里? 还等不及她四处查看自己所处哪里的时候,脑海突如其来一阵痛,然后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就排山倒海般的向她袭来…… 等她全部都接收完的时候,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奇异且非科学的事情。 从这涌来的记忆中,甄羲知晓了这具身体的一切,这里与她原先的世界是平行空间。 原主与她同名,也叫甄羲,今天刚好满十八岁,原主的父母在生的时候,很恩爱,可惜出车祸死了。 而当时原主才十六岁,不能独立,因为有赔偿金的关系,被叔叔一家子哄过去了,可惜叔叔这一家子也恶心,虽然没短着她吃的,也没有阻止她上高中,但家里的活全都是她干的。 这次原主割腕寻死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她发现自己的男朋友跟那闺蜜搞上了,当然这还不足以压垮她,因为她对那男人的感情并不深,只是人生当中的一个寄托罢了。 二是,她的“好”婶婶暗中商量着要把她嫁给一个四十岁的离异男续弦,并且把她给关在了家里面,让她出逃无门,而且她就算逃出去了,也没有钱。 这才断了她的最后一根弦,让她失了活下去的勇气。把自己关在浴室中割腕自杀了,也就有了她的到来。 手腕上传来的疼痛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了,她低头看了一眼那白玉般的手腕,此刻上面有一道狰狞的伤口,这是原主自杀的时割的。 也幸好小姑娘的胆子本就很小,所以尽管绝望的没有半丝生存欲望,但也割的并不深,可惜即便是这样,原主还是死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求生的意志。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回不去了,那便既来之,则安之吧! 茶色的眼瞳朝四周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媚笑,原本那清纯的脸,瞬间因为她的这一抹笑,整张脸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寡淡的脸上,也因为这一笑,而变得有些活色生香,熠熠生辉。 甄羲再次看了一眼还在滴血的伤口,眉头微蹙,随即从浴缸中慢慢的起身,身上的衣服全都已经湿透,紧密的贴在了身体上,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凹凸有致,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她随手扯了一下左上方挂着的白毛巾,随意的折了几下,然后覆在了那伤口上,三两下就包扎好了,牙齿并用,打了个死结。 因为流血过多的关系,让她的身体有些虚弱,甄羲扶着墙壁站了一会之后,这才慢慢的走到了镜子前。 看着镜中貌,一时间有些惊愕的,如雪的白皙肌肤,精致的五官,简直就是无可挑剔。这样的脸真的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原来镜子中的人跟她长的一模一样,要不是因为有了原主的记忆,她差点以为自己是连身体一起穿越的。 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些微的不一样的,因为这张脸是比较青涩干净一些的。 看过长相之后,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跟以前一样美,要不然这张脸很丑的话,她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材,然后纤纤十指捏了一下那两座山锋,沉甸甸的,嘴角更是往上勾了一下,不错,这身材也是叫她满意的紧。 扭开那上了内锁的浴门,然后就走了出去,从那衣柜中随便的拿出一件裙子,换下了身上的湿衣服。 按照原主的记忆,她从那抽屉中把所有的证件全都拿了出来,还在最底层,让她找到了八百块钱,这是原主给别人做了几回家教还有这十八年来一点点攒下的。 真的是太少了,不过有比无好。 连同证件一起塞进了一旁的旧书包里面,这时候,桌子上的一本书掉在了地上,有一张纸飘了出来。 甄羲低头一看,原来是通知书,翻了一下记忆,这才知道原主的成绩不错,以720的高分考入了京都大学,这是录取通知书。 长长的吁了一口浊气,然后把那录取通知书拿在了手上。 看着这张通知书,她立即有了去向,所以她决定就去那里,至少也可以离这些人远一点,从此海阔天空。 快速的走到了窗口处,发现这里是三楼,如果就这么的跳下去,就算是不死,那么腿也是要受伤的,当然,如果自己身体好的话,这三层高的楼,恐怕也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现在不行,想了想,她返身过来,把床上的床单用剪刀撕开了好几条,然后一处处的接好…… “头,你快看那边。”黑夜中猎鹰瞪大个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幕,居然有一个女孩在爬楼,有三层高呢,这可是居民楼。 也许是猎鹰的语气太过于惊讶了,所以翟擎苍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的楼层处的确有个人顺着那绳索往下爬,仅一眼,他便淡漠的收回了视线,看向了原本要盯着的地方,今天他在这里,是因为来抓捕一个罪犯的。 “头,这事不管管吗?”猎鹰看到老大那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由得凑了过去,看着那爬楼的小姑娘年纪真的不大,胆子倒是挺大的,万一掉下来的话,那可怎么办? “那你去。”翟擎苍斜眼看他,口气淡的很。 猎鹰一噎,讪笑,“咱们有任务……任务要紧。” 的确是不能主次不分的,这次他们追踪的这个可是花了他们队一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掌握了行踪,可不能因为那个女孩而功亏一篑。 况且他目测那女孩估计不会有事,瞧那动作很干脆利落呢…… 甄羲不知道这一出,当她落地站定的时候,双手拍了拍,最后抬头回望了一眼那三楼敞开的位置,嘴角勾起了一抹冷漠的笑,然后无情的转身。 “砰”的一声,直接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那胸膛硬的差点把她的鼻梁给撞断了。 眼角的生理泪水流了下来。 还不等她有所动作,下一刻她的脖颈被掐住了,“雪狼,放我走,要不然我就扭断这小姑娘的脖子。” 带着狠劲的粗犷的声音震到了甄羲的耳膜。 甄羲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妈蛋,她这是不是把老天爷给得罪了?要不然怎么就被车撞,再经历割腕……现在又遭受到了劫持。 可真够精彩的啊…… 黑暗中翟擎苍走了出来,他的眼瞳沉静且深不可测,声音更是冷的掉渣。 “花狐,你可知道这世上敢威胁我的人都去哪了吗?” 这男人真帅,也够嚣张,当然他也极具侵略性。 甄羲面无表情的想着,原来她这无妄之灾是踏进了这警匪片中了,这运气简直了…… “雪狼,你可别吓唬我,老子也不是被吓大的,你要是再吓我的话,那么……”花狐的手又收紧了几分,脸上溢着残酷的笑,“我这手一抖,可就不能怪我了。” 甄羲干咳都咳不出来了,有点呼吸困难,苍白的面容也因为缺氧的关系,变得充血了。 靠,她不会是才重生,又要挂了吧? 翟擎苍眯着眼睛往那人质的脸上淡淡一扫,紧抿的薄唇微微朝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抬起手,扣着扳机…… 花狐看到他的这个动作,身体到底是轻颤了一下,“雪狼,你真的想要这女人死吗?” 下一刻他的眼睛睁的极大,就算是想要闪避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眼睁睁的看着那子弹瞬间就没了他的眉心。 甄羲感受到掐着她脖颈的男人手一松,然后“砰”的一声倒地了。 脸上有粘稠的血液,那血腥气直冲鼻间,伸手一抹,就把血给抹掉了。 她面无表情的看向那开枪的男人,见他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心中一下子火大了,要不是她的胆子比较大,不是被那匪徒给吓死,也要被这突如其然的枪声给吓死。 “小姐,你没事吧!”猎鹰快速的跑到了甄羲的面前,关心的话语打破了沉默的迷咒。 甄羲僵硬着转头,面无表情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没事吗?” 猎鹰点头,然后又意识到自己不对,讪笑了一下,“抱歉,我们在执行任务。” “所以,我就该倒霉喽?”甄羲的声音看似平静无波,但谁都能听的出来,她压抑的怒火。那男人居然敢这么的就开枪了,万一……万一打到她呢? 这命谁赔? 猎鹰还真是头一回碰到这么追着不放的女孩子,他一时间有些失语,不过心底深处还是为这小姑娘的大胆子点赞的。 这要是换成别的人,恐怕早已经鼻涕眼泪横流了。 当然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放心,我们头是神枪手,不会有意外的。” “呵……”甄羲冷笑,她其实只是有些意难平而已。这执行任务也不是这么一个执行法吧,说开枪就开枪,这也就正好是她,要是普通人的话,那么岂不是要被吓傻了? 翟擎苍听到这女孩的这声笑,眼神这才分了一点点出来,淡淡的在她的脸上扫了一眼,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三楼。” 仅两个字,甄羲就听出他话里面的意思了。 呵,他这个话是威胁了,说明他看见刚刚自己从那三楼下来的事情了。 好,你有种,不但不为刚刚的事情道歉,居然还威胁她。 茶色的漂亮眼瞳因为生怒的关系,在这暗夜中熠熠生辉,她朝着翟擎苍的方向竖起了中指,嘴型无声的说道:“fuckyou。” 最后在他们惊愕的眼神中,直接转过身走了…… 好久之后,猎鹰才回过神来,“头,你被……” 翟擎苍的那阴戾的冷眼扫过去的时候。 猎鹰的声音瞬间就卡壳了,他讪讪一笑,其实心中是笑翻了天,我去,老大被一个小姑娘给鄙视了。一直被女人追着跑的人,居然……这个事情他真的可以笑一年了。 那女孩的胆子可真够大的,也幸好她走的快……他们都不敢做的事情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做成了,大神,请接下在下的膝盖吧! 翟擎苍冷冷的扫了所有人一眼,看到他们全都低下了头,声音如冰,“把人带走,收队。” 转身的动作利落的很,不过那过于沉重的脚步,代表着他的心情非常的灰暗,很好,他记住她了…… 猎鹰不敢再笑了,阎罗王的眼神没人敢反抗。 立即指挥着其他人,把地上的人抬走,看着那枪口的位置,“啧啧”出声,老大的枪法真的是无人能比了。 这一场抓捕行动,来时无声,去时也未惊动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