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阿城,我怀孕了!” 这是厉朗城这个月第一次回家,江梨笑兴奋的赤着脚冲到走廊上,目光触及男人右手,此刻正牵着一个高挑性感女人的手,她的眼神黯淡了几分。 厉朗城穿着黑色的西装,精致的裁剪必然是出自意大利着名工匠之手,他梳着一个背头,发丝也齐整的排列着,唯独一缕发丝俏皮的落了下来,遮挡住男人有些冷酷的眉眼,他的脸上有一抹酡红,显然是喝过酒的。 结婚的三年里,他回家的日子寥寥可数,每次身边总带着不同的女人,从不给她这个妻子基本的尊重。 “这是验孕报告!”江梨笑眉眼弯弯的把验孕单子递到了厉朗城的眼前,带着期望。 “啪——”大掌毫不留情的将这份期望拍落在地。 “你要当爸爸了,你难道不高兴吗?”江梨笑的杏眸凝视着厉朗城,眼里有什么东西碎裂了,酸疼苦楚一下子溢了出来。 “一个野种,我有什么好高兴的。”厉朗城逼近江梨笑跟前,扣住了她精致的下巴,语气如凛冽的寒风。 江梨笑被他抓得疼出了眼泪,目光却坚定的道:“这是你的孩子啊,你忘了那晚吗?” “呵。”厉朗城嗤笑一声,松开了江梨笑被捏的泛红的下巴。 见厉朗城有所松动的模样,江梨笑膝盖半跪在地捡起落在地上的验孕报告,仰着苍白的小脸道,“虽然只有那一晚,可我从没有出过这个别墅的门,这绝对是你的孩子。” 话语刚落,她就被厉朗城给提了起来。 江梨笑的脚尖艰难的触地,整个人都悬空,她依旧仰视着厉朗城,惊讶的忘了出声。 厉朗城凑近她的耳畔,言语轻蔑却字字刻骨,“可那晚的人并不是我。” “什么?”江梨笑讶然,面如纸色。 厉朗城脸色更加的泛冷,拳头也不自然的握紧,只有一次,江梨笑就怀了那个人的孩子,是他太厉害,还是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呢! 他这么一想,眉头更是深皱,手一松就把江梨笑摔在了地上。 重重的被摔在地上,江梨笑小腿着地,是钻心般的疼,江梨笑艰难的挤出笑容,整个人宛如破碎的琉璃娃娃,清澈的眸子里布满血丝,“阿城,你是骗我的对不对?” “给你一个靠近我的机会,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的了。”厉朗城别过了脸不去看她的眸子,想到马上就能摆脱这个女人了,他大发慈悲了一回,张开了双臂。 江梨笑明白厉朗城的意思,她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撑在墙壁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脚步慢慢的朝厉朗城靠近。 当她拥住厉朗城却是浑身一震,她双眸震惊的睁得硕大。 厉朗城身上除了酒味就是淡淡的烟草味! 那晚和他缠绵的人是一身的松柏清香,江梨笑仍沉浸在震惊之中,却被厉朗城一把推开了去,她踉跄着堪堪站住。 “抱够了吗,你这个婚内出轨还怀上野种的女人。”厉朗城用恶劣的话语羞辱着他,修长的手指掸着自己的衣服,像是沾上了什么恶心的病菌似的。 江梨笑面上泪水横泗着,却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她苦笑道,“这是你的私人别墅,没有你的允许根本就不会有外人进来,如果那天的……真不是你,那也是你故意带进来的,你就这么厌弃我吗?” 厉朗城诧异,江梨笑这么短的时间就想通了。 “你也真是可笑,谁不知道厉少是被老爷子逼着娶你的,要不然厉氏怎么会这么顺利吞并江家的公司呢。”被厉朗城带来的女人水蛇般的挽住了厉朗城的手,笑语嫣嫣的说出残酷的真相。 江梨笑原本瘦弱的身形更加摇摇欲坠了几分。 原来他一直不喜欢自己,这场婚姻就是强买强卖的,所以他冷心将自己养在这栋别墅里三年,所以他让一个陌生的男人欺负了自己。 江梨笑身体靠在墙根慢慢的滑落,捂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厉朗城搂着那个女人的腰肢从她面前垮了过去,冷峻的面庞没有一丝心软,他冷语道:“别在这里哭,弄脏了我的房子。” 江梨笑抬眸凝望这个相处了三年却依旧陌生的脸,她攥紧了自己的拳头站起来跑了。 厉朗城努力不去回想江梨笑离去时那双杏眸里带着愤怒、羞耻、以及绝望,她算计着嫁进了厉家,哪里会轻易离去呢! 他将带来的女人带进了卧室,进门就把女人推倒在了床上。 而门外响起了江梨笑匆匆下楼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听起来更加的清晰。 “厉少,不去追她嘛?”女人嘴上说着,手上却一刻不停的解开了厉朗城的领带,红唇微嘟,一双手在他的胸膛上勾画着圈圈。 厉朗城眸色一暗,拉下了女人的短裙就开始最原始的运动,女人吃痛,也要配合着嘤咛起来。 眨眼就过去了一个小时,厉朗城从女人的身体是离开去浴室里洗漱出来,耳边却听到了窗外雨滴的滴答声。 江梨笑,好像还没回来。 厉朗城利索的穿上了衣物就冲出了房门。 “厉少,你干嘛去呀?”躺在床上的女人娇媚的挽留着,厉朗城连头都没回。 …… 夜幕下的雨带着特别的凉意,江梨笑面色凄然坐在湖边的亭子里,路灯的照耀下,湖面波光嶙峋清晰可见,雨滴滴在河面就荡开一个波纹,一圈接着一圈。 江梨笑像个木偶娃娃,苦涩的笑的脸都僵硬了,被风吹进来的夜雨瓢泼一般的撒在她的身上,衣裳和头发全都湿了,只露出一张清丽的容颜。 “为什么?”她喃喃。 “你想死吗?江梨笑。”厉朗城鬼魅似的出现,手里撑着的一把黑伞被他重重的摔在地上,看着眼前狼狈的女人,她还怀着身孕呢。 他来找她了。 冰凉的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角,江梨笑唇角的笑意多了一抹温暖,用尽全部力气的问道:“阿城,你之前说的都是骗我的对不对?” “都是真的,江梨笑,你给我好好活着,你肚子里的野种对我还有几分用。”厉朗城眉眼里带着戾气,算计的光芒在黑眸里熠熠生辉。 “我不要……”江梨笑撕心裂肺的吼叫着,被冰雨侵袭的脑子一片混沌,她身子也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人事不知。

书友101060 2019-04-09 10:05:33

不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