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医生,不是说只是轻微脑震荡很快就会醒了吗?这都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没醒啊?” “苏夫人放心,苏小姐很快就会醒了,身体方面也没什么问题。” “阿薇,你别为难刘医生了,他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吗,小溪应该很快就醒了。” “爸爸。”被称为阿薇的中年妇人看了眼发话的老人,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只是拉着病床上的年轻女孩的手,一脸的心疼,“真是的,才回国不过几天啊,居然就出这种事,我可怜的小溪。”说着,另一只手怜惜地替床上的女孩整理了一下头发。 就在这时,原本还昏迷着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本能地挥开了近在眼前的手,原本有些迷蒙的眼睛也瞬间变得锐利。 不过在场的人倒是没注意到这个变化,反而因她突然的苏醒露出惊喜之色,也包括之前那个看似严肃的老人。 “小溪!你总算醒了!”苏母高兴地看着眼神疑惑地望着自己的苏云溪,关切地问道:“头还疼不疼?会不会觉得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妈。” 妈?苏云溪古怪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一闪,道:“头有点晕。” 苏母听了如临大敌,连忙道:“刘医生,你快给小溪看看!她头晕!” 坐在另一侧的老人虽然没开口,可眼底的关切担心也溢于言表。 刘医生走到苏云溪跟前,替她简单检查了一下,又问了几个问题,苏云溪也算配合地回答,很快,刘医生对苏母和老人客气地说道:“请放行,苏小姐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之前头部受到撞击还没完全缓过来才有些头晕,休息几天就会好了。” 苏母担心道:“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绝对不会,请放心。” 苏母松了口气,拍着胸口一脸庆幸,“那就好,那就好。” 老人对刘医生道:“虽然身体没有大碍,但脑震荡可大可小,是不是需要住院再观察几天?” 刘医生点头道:“最好是再住两天,等头晕的症状完全消除再出院。” “那需要吃什么药吗?” “等会儿我会开一些缓解头晕的药,得麻烦苏夫人过去取一下。” 苏云溪不动声色地听着苏母,老人和刘医生的对话,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处,确定了并没有任何伤口,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 目光不经意地扫了眼苏母,又看向看似年纪颇大可实则双目锐利,浑身透着股气势的老人,心里一惊,从老人的神色,举止,很容易就能感觉得出这是位常年位居高位的大人物,而从她醒过来开始就一直拉着她一只手的妇人,看衣着打扮,还有保养得当几乎看不出皱纹的秀丽样貌,还有身上透出的贵气,也看得出是个出身很好的贵妇人。 但这些在她看来都不算很麻烦,最诡异的是,听了对方自称是她妈,她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还有这个老人,多出来的记忆告诉她,这个老人和她的关系是祖孙,他是她的……爷爷! 可是,怎么可能?她从小被人抛弃,是个孤儿,长大后也调查过自己的身世,确认亲人都死光了,怎么会有母亲和爷爷,更诡异的是,这幅身体,根本就不是她的!听刚才自己说话时发出的声音就能听出来! 还有她的手,太白嫩了!掌心因为经常用枪留下的茧子也不见了! 最重要的是,胸口没有枪伤。 苏云溪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很清楚地记得那一枪正中自己的心脏,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可她现在却活过来了,伤口不见了,身体不是自己的,还多出了一些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代表什么? 她重生了! 苏云溪闭上眼睛,轻呼出一口气试图缓解狂跳不止的心跳,她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混到头了,虽然二十四年实在有点太短暂,但是她干的本就是刀口舔血的工作,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死了都不奇怪,哪怕在行里身手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流,被好几个身手没差多少的同行围攻也hold不住。 可最终,她居然又活了!她既不太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有这种好运气,又忍不住庆幸,还好没死,不然自己赚的那么多钱,操劳了那么多年都白干了! 尤其是,当她通过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知道这具身体的身份之后,更是觉得自己上辈子八成做了天大的好事,这辈子才这么幸运,不但重生在这么一个有身份的小丫头身上,连年纪都瞬间小了六岁,简直不要太便宜! “小溪,你怎么了?很不舒服吗?”注意到苏云溪忽然闭上眼睛的样子,苏母再次紧张起来,苏云溪的爷爷,苏老爷子也扭头看了过来。 苏云溪睁开眼,摇头道:“我没事,妈。”然后看向苏老爷子,笑道:“爷爷,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有了脑子里的记忆,尽管是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刚出炉的亲人,可叫起人来却半点不觉得勉强。 也幸亏重生自带原主记忆,不然以苏老爷子的身份和人生阅历,恐怕很快就会发现她宝贝孙女的不对劲。 苏老爷子皱眉道:“没事就好,这事儿也不怪你,肇事的司机已经给抓起来了,哼,在B市都敢酒驾,胆子不小。” 说来她能够重生到苏云溪身上,还就要感谢那位胆敢大白天在市里酒驾的司机先生,要不是他不小心撞了正要过马路的苏云溪,她也不会有这第二次的生命。 当然,感谢归感谢,也别指望她会因为这就给那位司机求情,她是活了,但真正的苏云溪恐怕已经死了,那司机必然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苏云溪严肃道:“爷爷说的对,B市可是我国的首都,在这里都敢酒驾,还撞了人,一定要严肃处理,绝对不能姑息,也亏得我当时稍微躲了一下,不然说不准就重伤甚至更严重了。” 苏母一听这话也是一脸严肃,眼底还有一丝后怕,“小溪说的对!你放心,这是你爸那边会处理的,肯定不能轻易饶了那司机!”本来老百姓对酒驾司机就深恶痛绝,更何况这里是首都?在首都都敢这样,就算他们不做什么,走正常程序,那司机也完了! 苏云溪现在没事,可难道就因为她幸运地没受重伤就能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过,或者从轻发落了吗? “说起来爸爸呢?没来吗?”苏云溪左右看了看,确定病房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之前的那位刘医生已经出去了。 苏母摸了摸苏云溪的头,道:“你爸爸上午的时候过来了,后来小张那边来了电话说有事情要处理就走了,说是处理完就过来,你也知道你爸有多忙。不过我等会儿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醒了。对了,还有你大哥二哥那边,听说你被车撞了,也担心的很,要不是工作上确实不方便过来,这会儿早就来看你了。” 苏云溪理解地点头,“我也没多大的事,让他们特意过来确实没必要。”苏家大哥苏擎压根就不在B市,而是在华国中部的军分区,就为了看她特意赶过来也太麻烦了,虽然二哥苏厉在B市,可也是在郊外的部队里,前几天似乎还接了个秘密任务,任务期间回来本身也不合适。 “好了,别说这么多了,不是头晕吗,还是先躺下来好好休息。”苏老爷子发话道:“等明后天看看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是没问题,再班办理出院回家,学校那边已经开学了,最好不要耽误太久。” 苏云溪道:“我知道了,爷爷也回去休息吧。”虽然老爷子看上去颇为精神,但眼底淡淡的青色证明了在她昏迷的这段期间,老爷子并没有好好休息,年轻人还能熬得住,上了年纪的人这么熬可不行。 “是啊,爸,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小溪也已经醒过来了,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说着也不等老爷子答应,直接从这病房外面喊了一声,“小楚。” 病房门被人打开,一个穿着一身军装看上去二十六七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对老爷子行了个军礼,然后看见苏云溪醒了眼底也闪过喜色。 苏母道:“小楚,小溪这边没什么事了,你送爸爸回家。” 杨楚看向老爷子,眼带询问,“老爷子?” 老爷子摆摆手,“行吧,我也确实有些累了,是得回去好好睡一觉。阿薇,小溪这边你好好看着,要是累了去那边休息一下,别硬挺着,有事了给家里打电话。”说完,又对苏云溪叮嘱了两句便和自己的警卫员离开了病房。 苏母在苏云溪昏迷期间也几乎没睡,苏老爷子走了以后看苏云溪闭着眼睛打算睡了,自己也到病房另一边的空床上躺下,担忧的心一放下,没多久就睡熟了。 听着她的呼吸变得均匀绵长,苏云溪却重新坐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走下病床进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陌生的五官,苏云溪摸着脸蛋挑了挑眉,虽然和她以前的长相不一样了,但好歹都很漂亮,眼睛清澈透亮,鼻梁挺翘,嘴唇粉嫩,唇形微微上翘,哪怕是不笑的时候都带着点弧度,怎么看都是个美人胚子。 何况她还占了个年轻的优势,当然,这不是说之前的她就很老,二十四岁也算得上是风华正茂吧?只不过苏云溪这身体今年刚刚十八,更年轻,身上也有着以前的她肯定不具备的青春洋溢的气息。不过,毕竟是换了个灵魂,只单单换了一双眼睛,给人的感觉也明显有些不同。 也亏得原来的苏云溪出国待了四年,和国内的家人也很久没有见面,长期相隔两地生活,苏家的人对她各方面的熟悉程度有限,哪怕有些变化也没那么容易发现,这才让她没有太大的担忧。 苏云溪,B市苏家的孙女,呵呵,这身份可真是了不得啊,苏云溪看着镜子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