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陆司令泥腿子出身,年轻时在码头上扛大包。 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筐,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儿。两肩宽厚,胳膊上的腱子肉能比书生的大腿还粗。 张口娘希匹,闭口妈卖批,是个十足的大老粗。 然而乱世之中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扛大包的苦力得了奇遇,也能成带着部队打江山的司令。 陆司令此人喜饮酒,好俊才,喝多了搂着青年才俊的肩头,逮着谁都要唤上一句。 “哎呦喂好女婿,我要把闺女许给你!” 彼时陆司令正如日中天,虽然谁也没见过陆司令的闺女长什么模样,老实说从陆司令的面向来看,八成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指不定还是个裹着小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乡野村姑。 然而凡被陆司令揽住肩头的青年才俊,个个都愿回上一句:“我的老丈人,小婿定对令嫒不离不弃。” 可真到陆司令死了的时候,昔日门庭若市的陆家大宅瞬时没落,青年才俊统统不见了!来吊唁的人倒是有几个,可大多都是些年过四十的老家伙。 别说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就连过了而立之年,家里头已经娶了三房小妾的,都不敢上门了。生怕被陆司令那一直不曾露面的闺女缠上,下半辈子就算是完求了。 这年头的街面上见着汽车的人都会觉的今日自己好运气,可以去买张救国的彩票去。 陆宅朱红色的大门上方悬挂着白幡,巷子里每隔半刻钟便会来上一辆小汽车,下来位或穿军装,或穿西服的人。 白事与红事的酒席不同,是不能给客人发请柬的,来不来全凭客人计算。故而陆司令的吊唁会上,还不如他生前给老婆请戏班子搭台时的客人多。 过路的人远远的瞧见几辆车朝着陆宅开来,急忙退到墙角,生怕被汽车撞上。瞧这气派,想来撞死都没地儿告状去。 汽车轮子停在了陆宅的大门前,前后的车上下来十余个扛着枪的兵。他们沿着大门两排站好,等着正主儿从车上下来。 可车上的人也不知是排场大,等人来请还是怎么着,十几分钟过去了,愣是没下来。 列队里有个新兵,还没练出来,站了一会儿工夫腿麻了,偏过头偷偷的往车里看,琢磨着少帅怎么还不出来。 他瞅见司机正双目放空,坐在前排的李副官半偏着身子,面色沉重的在与后排的少帅交谈。 “少帅,您可想好了?不能因为叫过陆司令一声岳丈,咱就把后半辈子搭进去。” 李副官右手握拳,目光落在少帅身上。 封少帅器宇轩昂,生的是清风霁月,端得好相貌。听说东洋留学的时候,穿和服的姑娘排着队的要跟他回来。 报纸上提起封西云来,会用半张版面来形容他的风姿,穷尽溢美之词不说,最后还要加一句,笔力不够,写不出少帅万分之一。 他身上没有富贵人家的倨傲,反而待人接物极其有礼,是提着灯笼瞅瞎眼都找不着的好佳郎。 战场上的陆司令或许是个不错的盟友,可谁也真不信陆司令能教出什么亭亭玉立,温声软玉的姑娘来。多半里头给陆司令守灵的,就是个臭烘烘的小脚丫头。 一想到少帅要娶那样的女人,李副官就揪心的慌。 “想好了。” 封少帅点点头,他只在父帅的丧礼上见过陆司令一面。 当时陆司令喝大了,摇摇晃晃的从车里走下来,咣咣咣的砸开了封家宅门。身后领着一队兵,各个肩上扛着枪。 还未坐稳少帅位子的封西云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神色冷冽的起身去迎。 父帅死了不假,却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在他头上踩一脚了。 可谁成想,陆司令刚一脚踩进门槛里,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铁血一般的男儿,伏在地上泪如雨下。 封少帅这才明白过来,别人或许包藏祸心,可陆司令是真心来给父帅吊唁的。 “漂亮话叔叔我也不会说。” 陆司令被走来的封少帅扶起,抽抽搭搭的将腰间别着的配枪取下,枪口对准自己拍在了封西云的手上。 “好女婿,我把闺女许给你。” 说话时酒气熏天,眼底一片通红,陆司令推开封少帅,望着封宅内大大小小的客人目眦欲裂。 “狗日的,你们谁敢动我女婿试试?” 手中掌着七万兵的陆司令,一句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封西云坐稳了少帅的位子后,时时惦记着这句话,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听闻陆司令死了,留下孤儿寡母无人照料,带着那么一大笔财产,不就是等着被饿狼撕咬的黄羊么。 “我想好了。” 一句话说了两遍,封西云将白色手套摘下随手一扔,擦得反光的皮鞋踩在了车外的石板路上。 今日驱车百里,即便里头真是个凶悍的小脚姑娘,他也要念着陆司令的这份恩情,娶回来供在家里。 “敬礼!” 门口的两排士兵见少帅下来了,一个个的提起精神绷直了腿,掌心斜向下立在耳边行礼。 当兵的皮鞋底子又厚又沉,踩在石板路上发出一种既有辨识力的响声。副官跟着下车,别过头不忍去看这幅场景。 都什么年代了,到处叫嚣自由恋爱新式婚姻,怎么少帅一个留过学的,还放不下一句轻飘飘的承诺呢。 “咚咚咚。” 封西云上前一步,敲响了没落的陆宅大门。 里头传来了一阵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朱红色的大门被人拉开,除了守门的小厮,还有一位年纪二十上下的姑娘。 唇红齿白,明眸皓目,一头齐肩的短发,戴着两颗水滴状的钻石耳坠子,闪闪发着光。 封少帅一时不防,后退一步,抬头去看门上的牌匾,匾上陆字龙飞凤舞。 是陆家宅无误啊。 听闻陆司令怕老婆,一辈子就娶了一位妻,发迹之后也没养外室小妾,那这小姑娘是谁啊? “hello?” 女子穿着一身浅蓝色旗袍,脚踩高跟小皮鞋,露着半截白生生的小腿,声音也是脆。 “ r u?” (你谁?) 一口地道的美语,跟租界的洋人是一个味道。 “小姐,这是封少帅。” 守在一旁的小厮低声提醒,眼下司令不在了,陆宅没了靠山,不能得罪人的。 封西云听到小姐两个字,瞬间会意,知晓眼前的人是谁,耳朵尖跟着红了。陆司令一辈子只娶了一房妻,妻子只给他生了一个闺女。 原来等着他的不是大字不识的小脚丫头,而是个会说洋文的新女性。 可惜他在东洋留的学,说个空尼奇瓦还成,西洋话真是说不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呦呦呦 呦而…哈斯办的。” husband是这么念吧?上战场都没这样紧张的封西云此时手心出了层薄汗,声音也跟着颤。 “不对,是呦而 费昂斯诶!” 严谨一点的好,自己与陆小姐尚未成亲,只能是未婚夫,fiance。 “say it again?” (再说一遍?) 高跟鞋一脚踏出门外,又踩在比封西云高一级的台阶上,陆小姐眉头紧皱,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位封少帅。 “ the fu*k r u?” (你他娘是谁?) 封少帅听了这话是怎么想的陆家仆役不知,仆役可是被自家给小姐吓坏了。 小姐是留英回来的新女性,别看模样俊俏长得柔柔弱弱,很有欺骗性,性子和陆司令一个臭德行。 司令是张口娘希匹,闭口妈卖批,小姐心情不好时每句话里都要带上一个法克又,即便仆役不曾学过洋文,也知道那是骂人的。 平日里骂骂别人也就算了,今天这位是封少帅啊! 封西云少年英豪,老帅死了才几年的工夫就坐稳了元帅的位子。自家陆司令一死,估计再有个一半年,封少帅便能把运城这块地也收到麾下。 故而小姐啊,不敢这么跟封少帅说话! 仆役瞧见小姐正在与封少帅瞪眼睛,赶紧把她拉了回来:“小姐,八成是老爷给你许下的亲事!” 老爷给小姐许下了不少亲事,被他搂过肩膀头子的青年才俊能手拉手从北大门排到南大门去。 不过既然封少帅找上门了,别人借他八个胆子也不敢来了。 陆小姐听明白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街面上过往的行人都在往这里瞧,她也不好将封西云拦在门外,抱着胳膊微微侧身。 “少帅里边说话。” 封西云立刻抬脚进了门槛,副官和士兵们要跟,叫少帅回头瞪了一眼,改为守在门外。 “既是来悼念亡父,便先去上柱香。” 未婚夫一事暂且放在一旁,待拜过亡人之后再做打算。 与陆司令只见过一面,封西云记得他脑袋大脖子粗,胳膊壮的像伙夫。偷偷用余光去看陆家小姐,模样俊的不像话,像戏院里大荧幕上的女明星。 不对,比上海滩的女明星还要好看些。 如今的富贵人家,大多住的都是一幢一幢的小洋房,夜里有能亮的钨丝灯,还有能抽水的洋马子。 可陆司令泥腿子出身,不是没读过几年书的问题,是压根儿就没读过书,不知道洋玩意儿的好。 在故去的陆司令看来,发达了就要住上这种五进五出的大宅院,才叫气派。 漫长的路走起来沉默,封西云与陆家小姐并肩行着,忍不住低头说了一句。 “沅君节哀。” 陆小姐名唤沅君,这还是陆司令请大诗人给起的名字。 封西云不知从什么地方晓得了女儿家的闺名,可惜沅君小姐并未应声,只是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向前走。 不多时听到了唢呐的声音,便知道前方不远就是灵堂了。 转过假山来到了一处空地,昔日叱咤风云的陆司令躺在红木棺材里,前头摆了一张大照片,跟封西云印象里一模一样。 院落中除了尚未离去的宾客,剩下的都是司令手下的心腹。 司令在世时,他们是心腹。司令死了,就都是等着上位的野心家了。 众人瞧见封西云进来,气氛一时降到了冰点。怎么着,还真有青年才俊敢来蹚陆家的浑水? 封西云也不多说话,上前几步停在蒲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按着封少帅原本的打算,是想对着陆司令的照片敬个军礼的。自古男儿跪天地跪圣人跪双亲,如今新式思想涌入,男儿膝下有黄金,就是孔夫子也当不起他一跪。 可见院落内众人虎视眈眈,陆家小姐又孤身一人,封西云觉得若不真的做点什么,娇滴滴的陆小姐能让这些家伙生吞了。 故而跪下还不算,他掌心贴在地面上,额头伏在掌背上,朝照片里陆司令的大脑袋拜了三拜。 “岳丈一生戎马,为国为民。今家国未定,小婿必承岳丈遗志,以颈血换太平,爱自由如发妻。” 以颈血换太平也算不上什么,如今当兵的哪个不表表热血衷心,可后一句就值得研究了,什么叫爱自由如发妻? 院落内的陆司令的部下们听到这话彼此面面相觑,紧张了起来。 这封少帅年廿七,正当打的好光景。 现在就坐到了这个位子,那以后前途无量,往远了说,那做大总统都是说不定的事。按常理,即便如今主张自由恋爱,他也是该结婚的年纪了。 然封少帅至今没有娶妻纳妾,连丘八们常去消遣的青楼酒肆也不曾见过他的身影。 新闻小报将封少帅的花边新闻上报与收复租界并称为当代华夏的两大难事,由此可见一斑,他是个不近女色的家伙。 有人就要说,该不是封少帅是个好南风的吧?前清的显贵里好这口的可不少呢。封家老帅是前清的官派留学生,指不定就有这家传也说不定。 封家老帅好不好不一定,但封少帅绝对不是,封少帅正常着呢,不近女色完全是因为封家的老帅。 陆司令死的体面,战场上挨了枪子儿,是一个军人能想象到的最体面的死法,谁说起来都要竖起大拇指。 封家老帅不一样,得花柳病死的,走的时候非常难看,腿都烂透了。 人人皆知的事,封家老帅一世英名就毁在了色字头上这把刀,给封西云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 这不二十七了,还孤身一人呢。 所以发妻指的是谁? 管亡故的陆司令叫岳丈,肯定指的是那边站着的陆家小姐,陆沅君了。 拜完了起身,封西云身量高大挺拔,军装更是衬人,这么看上一眼,比之当下民国的四大佳郎也不输半分。 他反客为主,一点没有未婚夫的意思,真把自己当成了陆司令的女婿,挨个给宾客行起了礼。 抱着拳头稽首,对每个给陆司令上香的客人道多谢。 算怎么回事儿啊? 陆沅君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拦住了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厢房,低声道:“少帅,我们里头说话。” 封西云颔首,临走前还冲宾客露出抱歉的神色:“诸位自便。” “赶紧的。” 陆沅君回头瞪他一眼,没见过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的。 刚刚归国的陆小姐不知道封少帅的背景,还只觉得他也是个轻浮的浪荡子,大丘八,兵油子,趁着自己亲爹死了来占便宜的。 进了厢房的瞬间,她便双手把门关上了。门窗上贴的是老式的窗户纸,透光性远比洋房的玻璃差,门一关屋内立刻昏暗的如同傍晚。 “说吧,你想要什么。” 陆小姐目光如炬,点亮漫漫长夜。 封西云缓步上前,停在了距她一步之遥的地方。抬手用小指勾起了陆小姐的短发,绕了两个圈。 低下头凑在她耳边,轻声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别无他求,娶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