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耿小姐,少爷回来了。” “哦……哦,谢谢阿姨。” 耿瑶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扶着平坦的小腹,有点紧张地转身上楼去了。 她不想看到傅衍之。 她要赶紧逃跑。 耿瑶本来只是个普通的高三学生,刚成年没几天,却因为高考时太过于紧张,心脏病复发,直接昏迷在了考场上。 一睁眼,她已经穿越到了这个“耿瑶”身上。 耿瑶本来特别害怕,在这个大别墅里呆了几天,总算是明白了情况。 她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到了一本小说里,这本名叫《娇妻太妖娆》的霸总文,她在高一的时候在晋江看过,时间过去有些久了,所以花了几天才想起来。 小说讲的是娇娇女主倒追了一个穷小子,好不容易攻略了高冷男神,一个名叫傅衍之的男配突然横插进来,用了强硬的手段,想要把女主据为己有。 穷小子男主看到娇妻被夺,自己又无权无势,果断地认回了他的生父。原来他是傅家的私生子,算是傅衍之同父异母的亲哥。 然后傅衍之就黑化了,成为了小说中最大的反派,一度差点弄死正牌男主,好在男主还是有光环,和女主虐身虐心误会和好折腾了大半本书,最后齐心协力干掉了傅衍之这个大反派,两个人过上了快乐的生活。 耿瑶看的时候,小女生还为男主的霸道占有欲心动过,也觉得傅衍之这个男二真的太讨厌了。 可是倒霉的是,她就穿越成了这个倒霉男二的……呃,私生子的亲妈。 小说里,傅衍之他妈早就知道了男主的存在,所以在傅衍之二十三岁的时候给他找了个床伴,要让他赶紧生个儿子。 傅家家大业大,很多继承人活不到三十岁就会被人暗算。毕竟这么大一块饼,只要是姓傅的,谁不想分一块呢? 如果有个儿子,那至少这一脉就能多个机会。 傅衍之没有同父同母的兄弟,他妈是把所有的宝都压在了他身上。 而耿瑶,此刻就是那个床伴。 并且她已经很顺利地怀上了孩子。 小说里作者描述过,傅衍之的真爱就是女主,之前从来没有动过心,对床伴也就是发泄一下性欲罢了。 所以耿瑶的存在就是为了生个孩子,怀孕期间,傅衍之因为已经认识了女主,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说,小说里耿瑶还被去母留子,直接死在了产房里,甚至于后来傅衍之为了讨好女主,差点弄死了她儿子,还是傅衍之他妈及时出手,保住了这个无辜的小孩。 最后傅衍之被已经成为总裁的男主斗倒,傅家被男主全盘接手,她那无辜的儿子也没有再交代了。 耿瑶穿来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一想到七个月后就要死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久没出来。 她不想再死一次了。 她要赶紧想办法逃跑。 只是怀孕之后,她成了顶重要的人,傅衍之他妈留了几十个人在别墅里保护她,保镖保姆管家一应俱全。要想逃跑,还真没这么容易。 傅衍之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回到别墅。 管家接了他的外套,弯着腰,“少爷。” “嗯。”傅衍之冷淡地应了一声,“人呢?” 管家的腰压得更低了,“耿小姐听说您回来了之后,就上楼回房间去了。” 傅衍之冷哼了一声,“这女的又想搞什么鬼?” 书中的耿瑶和傅衍之深爱的女主角完全就是两个极端的类型,女主娇娇的,让人看了就心生怜惜,耿瑶就是热烈大方,无论是在平时还是在床上的时候。 傅衍之知道他妈给耿瑶许诺了很多东西,心里对她更加不喜。 这么爱慕虚荣的女的,以前还知道对他摇头甩尾的,现在怀孕了,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 “我上去看看,晚饭别准备了。” 管家对傅衍之的话无条件服从,自然不会提醒他,家里还有孕妇没有吃呢。 耿瑶在房间里憋了一会儿,还是坐了起来。 她甚至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就穿越成了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心情还是有点微妙。 现在这个书里心狠手辣的反派、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回来之后,那心情就更说不清了。 害怕,又……纠结。 耿瑶因为心脏不好,小时候就被医生下过诊断,说她活不过三十岁,她爸妈心疼她,对她百依百顺的,从小宠得娇得不像话。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委屈的,也不知道所谓的反派到底是什么样的。 傅衍之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耿瑶坐在床上愁眉苦脸的样子。 原主是傅夫人精心挑选的女人,智商和颜值双双在线。完全是肤白貌美学历高,胸大腰细腿长的美女,皮肤吹弹可破,五官也是惊艳的,就算是蹙眉,也是漂亮的让人心动。 偏偏傅衍之就是不喜欢这样的,毕竟是小说,所有人都喜欢小家碧玉的秀气女主。 此时傅衍之还没有遇到女主,耿瑶依然还是符合所有男人幻想的样子。 他盯着发呆的耿瑶看了一会儿,冷着声开口:“傻坐着干什么?” 耿瑶吓坏了。 她都没注意到傅衍之什么时候进来的,突然听到他声音,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跳了起来。 傅衍之的脸色沉了下来。 耿瑶小心翼翼地看过去,对上了他冷冰冰的眼神。 傅衍之作为全书最大的反派,也是深爱女主的男二,要和霸总男主分庭抗礼,自然也是帅的,和书里描述得差不多,身材高大,脸型刀削般俊美,五官也是精致得能直接入画,只是眉目间透着阴郁的戾气,让人不敢靠近。 耿瑶被他看得紧张,手心都冒了汗,却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 原主在小说里只是个配角中的配角,寥寥数笔交代了一下她的人生,她的存在只是为了刻画反派的人设而已。 所以耿瑶压根不知道原主和傅衍之是怎么相处的,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 她怯怯地抬眼,“衍之……呃,哥哥?” 傅衍之嗤笑了一声,“怎么?我妈又要让你来问我要什么了?” 耿瑶一愣,条件反射地摇了摇头。 书里也没写傅衍之和他妈的关系,只说了他妈是个很有手段的女人,只是傅衍之作为全书最大的反派,脾气不好,心狠冷漠,跟他妈的关系也一般。 只是从小在傅家勾心斗角虚与委蛇,他妈是唯一一个给了他一点点温柔的人,所以傅衍之最后也没有下狠手,让他妈安稳地蹦跶到了傅衍之下线。 傅衍之也发现耿瑶有点不对劲,紧紧地盯了她一会儿。 看上去还是原来那个人,难道是因为怀孕了,所以才变得有些奇怪吗? 傅衍之也没多想,居高临下地抬了抬下巴,“过来。” “啊……啊。” 耿瑶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走到傅衍之面前。 离得这么近,她只觉得自己腿软得不行,想逃跑。 傅衍之伸手卡住了她的下巴,摸了摸她的脸颊,脸上却没什么柔情,只当是一个例行的动作,看起来十分霸道总裁。 “怎么开始装纯情了?” 耿瑶说不出话来。 什么、什么叫装纯情啊? 傅衍之看着她的眼神,有点看好戏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耿瑶有动作,他也没了耐心,干脆地剥了她的外套,“脱。” 耿瑶从没见过这阵仗,“啊?” “要我帮你吗?” 耿瑶的眼神看起来太乖了,傅衍之摸了摸下巴,“我说,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 耿瑶的脸一个爆红,立马“蹬蹬蹬”往后退开了几步,戒备地看着他,“你、你不要过来哦……” 傅衍之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这是你想出来的新情趣吗?” 耿瑶眼睛都红了,表情怯生生的,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傅衍之本来只是打算来发泄一下的,被她这样瞧着,居然真的起了兴致。 他两三步走到耿瑶面前,抓着她的手腕,突然发力将她按在了床上。 “这个样子挺好的,以后可以经常表演表演。” 原生虽然已经跟傅衍之睡了很多次,但是现在这个壳子里的灵魂是十八岁的耿瑶,从小被保护得很好的娇娇女,虽然偷偷摸摸看过一些小黄文,但是却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拉过。 傅衍之三两下就把她剥了个干净,只剩下内衣内裤。 耿瑶挣扎了半天,却也抵不过他的大力。室内开着恒温空调,但是乍然被剥了衣服,她还是冷得瑟缩了一下。 傅衍之的手掌像是带了魔力,却毫无一点点尊重的意思,肆意在她的身上游走。 她气得直掉眼泪,又委屈又害怕,“傅衍之!你走开啊!” 傅衍之真的被她吼住了。 他停下手,握着耿瑶纤细的腰线,直起身子,皱着眉看着她。 “是因为怀孕了所以脾气也变大了?” 耿瑶扭过头,抹着眼泪不说话。 傅衍之难得有了怜惜的心,又想到他妈说的,耿瑶已经怀孕了,让他多照顾一下,就算是箭在弦上,他也停了手,扯过旁边的被子盖到她身上,转身进了厕所。 厕所里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耿瑶心里委屈得要命,闷着头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她一醒来就是这个世界的耿瑶了,没了宝贝她的爸爸妈妈和好友,准备了很久的高考也没有办法参加,还莫名其妙成了人家的情人,数着日子准备等死,心里一直惶惶然的。 本想着傅衍之不来,她也可以悄悄的跑掉,反正她也不是傅衍之的真爱,就算跑了个床伴,对这个大反派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个小说世界还是能按着剧情走下去。 她只需要去把孩子打了,就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虽然是新的世界新的身份,但是她也想坚强地活下去,去做一些曾经的自己做不到的事,去坐飞机周游世界,去做普通的工作,跟着新朋友们吃吃喝喝不用忌口,去谈恋爱、结婚生子。 至少是没有心脏病的人生了。 可是傅衍之突然的出现,把她一切美好的想法全都给打破了。 耿瑶越想越伤心,身上还留有他刚刚抚摸过的触感,只觉得全身都是火辣辣的,像是被蹭破了皮一样难受。 虽然在小说里,原主是傅衍之的床伴,但是对她来说,现在傅衍之只是个陌生男人。 她好像有种被陌生人猥亵了的感觉。 傅衍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耿瑶还趴在床上,倒是不哭了,身子一抽一抽的,像只小奶猫一样,可怜极了。 他自认自己没什么怜惜之心,今天却为这个女人破例两次,起了一丝丝愧疚的想法。 是不是对她太粗暴了? 她还怀着身子呢。 平时耿瑶在床上主动的要命,今天她这么抗拒,自己是不是应该也难得体谅一下她的情绪? 傅衍之难得为这些无聊的事情浪费了一些神思,抬脚走到了床边,张了张嘴,想安慰安慰她,又说不出话来。 他嗤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自己在想什么呢。 不就是个为了钱上床替他生孩子的工具罢了。 …… 耿瑶这一哭,直接把傅衍之给哭跑了。 她在房间里恢复好了情绪,洗了把脸,去衣柜里翻了原主最保守的衣服换上,这才小心翼翼地踩着拖鞋下楼去找东西吃。 耿瑶现在怀着孩子,食量大了不少,又没了忌口,每天都吃得很丰富。今天这样一闹,体力消耗过大,她只觉得已经饿得有些眼冒金星了。 夜已经有些深了,别墅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已经睡了。 耿瑶站在客厅踟蹰了半响,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逃跑的好时机。 因为傅衍之一来,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她再不逃,那就真的要等七个月后上手术台被去母留子了! 耿瑶咬着嘴唇,不再犹豫,转身上楼去房间里拿了些原主的首饰,还有原主放在抽屉里备用的现金和手机,扭头就打算离开。 她已经趁着这几天仔细观察过了,别墅有两扇门,前门是带保安亭的,里面24小时有人值班,但是后门是个小花园,只有一扇小门,常年都是锁着的。 耿瑶没什么翻墙的高超技艺,也不会开锁,只能从前门走了。 这个世界应该也有打车软件吧?就算是别墅区,只要走出去,打个车应该也能打到,到时候直接去机场,买最近的飞机,天南海北随便去哪里都好了。 耿瑶计划好了一切,摸黑跑出了别墅。 只是还没故作镇定地走出大门,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凉凉的声音。 “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耿瑶被吓坏了,全身都在发抖,也顾不上别的什么了,头也不回地往大门口跑去。 傅衍之本来还在二楼气定神闲地等她表演,看到她突然跑起来,眼神凶狠起来,按了阳台上通电的红色按钮。 保安亭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红灯,还有“滴滴滴”的警备声音。 整个别墅一下子亮起了灯光。 傅衍之冷冷地站在阳台上,冲着下面跑出来的保安下命令,“把她拦住。” 他倒要看看,这个耿瑶到底是要做什么! 耿瑶还没跑出几步,就被几个保安团团围了起来。 因为他是傅衍之的女人,几个男人都不敢碰她,只是围着她,等傅衍之下来。 耿瑶往后退了好几步,急得直冒汗。 傅衍之不会下来之后又对她做什么吧? 她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还是应该等傅衍之走了再跑的,她今天刚忤逆过他,现在他心情肯定很差…… 傅衍之已经换了睡衣,看起来比正装的模样柔和了不少,但是眉宇间的戾气散不去,依然摄人。 耿瑶低着头不敢看他。 傅衍之走近了几步,朝着那几个保安挥了挥手。 片刻之间,院子里人通通散去,只剩下傅衍之和耿瑶面对面。 傅衍之伸手握住了她尖尖的下巴,冷笑了一声,“这又是什么新把戏?” 两个月不见,这女人好像花样比以前更多了一些。 难道是要野战的意思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再对着耿瑶苍白却依然动人的脸,还有她穿着休闲卫衣还是挡不住的姣好身材,傅衍之觉得身体热了起来。 接下来端看她要怎么动了,如果耿瑶真的看透了他的喜好,那他也不介意多满足满足她的。 耿瑶并不知道傅衍之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她只当自己已经死定了。 她记得书里有写过,傅衍之是一个喜怒无常又非常极端的人,如果有人让他不开心了,他是不介意把人弄死的。 他手段多得很,很多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男主也是没想到他下手这么狠,差点就着了他的道,后来才开始提防起来,没给傅衍之更多的机会。 现在,傅衍之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要迫不及待地弄死她了。 一想到自己在这个身体里重新活过来没几天,又要死掉了,耿瑶的眼泪“唰”一下就下来了。 她已经忘了要保持原主的人设,直接用上了她自己习惯了的说话方法,抽噎着开口道:“哥哥,我错了,对不起,你不要杀我……” 傅衍之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