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现在距离考试结束还有15分钟,请大家抓紧时间。” 侯长风浑身一颤,然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抬起头,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考场里考着试! 这是什么地方?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侯长风依稀记得自己昨晚十二点多还在办公室加班准备领导第二天调研的材料,只是突然觉得有点头晕目眩,便趴在办公桌上打算休憩一会。 然后,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便是眼前的一切...... 侯长风再次悄悄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只见整个考场的人都在埋头认真的答题,其中更有自己当年的高中同学,也有一些不认识的人。 难道自己重生了? 不会一重生回来就遇上高考了吧? 侯长风又朝着课室讲台处望去,只见两名监考老师正目光锐利的瞪着考场里的一切,似乎随时要抓住作弊的同学。 侯长风略微移动了一下视线,只见黑板的右上角写着一行字: 距离高考还有71天。 “71”两个数字显得异常耀眼醒目。 原来还没到高考! 那,这是什么考试? 侯长风连忙看了看自己桌面上的试卷。 这是一份2003年穗州一模的物理试卷! 原来自己重生回到了高考前的一次重要的模考——穗州一模的现场! 已经是考最后一科X科了! 2003年,那时候粤省的高考的模式是3+大综合+X科,侯长风是选修物理的理科生,除了语数英综合科外,还要考物理科。 穗州一模,被称为高考的风向标,在每年三月的中下旬举行,根据往年经验,穗州一模是一次比较准确的摸底,所以学校每年都很重视,每年都会把它当做真实高考那般组织考试。 考生们也很认真对待,通常会把一模成绩作为自己填报志愿的参考。 侯长风稍稍平复了一下刚刚重生回来的心情,当年的记忆,开始慢慢模糊的浮现在自己脑海里...... 2003年,穗州一模,自己完美发挥,考了全县第一名,尤其是物理科,提前半个小时做完,趴着睡了一觉,最后物理科成绩还是全校第一...... 然后被老师们寄予厚望,希望自己真正高考的时候继续考出好成绩,至少要拿下当年县里的高考状元...... 然后,到了当年真正的高考,自己却失常发挥,只考了个普通的二本学校,最后心有不甘,毅然选择复读,第二年才考上理想的985高校...... 但就是因为那一次考试失利,自己后面的人生轨迹全然被改变...... 后来的自己,成了日后老师们经常用来告诫学弟学妹们“一定要戒骄戒躁”的反面教材...... 等自己04年复读考上大学,毕业时已经是08年,全球金融风暴来临,大学生就业异常艰辛...... 进入社会后,几经沉浮,原本一腔热血的理想青年侯长风,终于也被现实磨平了棱角,在家人的建议下,还是老老实实的考取了副省级城市穗城市建委的一名公务员,然后结婚生子,大好前程似乎在向他招手。 但骨子里不愿意巴结领导的侯长风,在市建委呆了七八年,还只是考进来时的那个级别。 嗯,就是专门干活的那个级别。 ...... 此时此刻,侯长风心中暗想:“要是没有当年的高考失利,后面的人生轨迹会怎么样?” 十几分钟后,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一模终于结束了。 监考老师吩咐大家立马停笔,并开始收试卷,当收到侯长风的卷子时,五十多岁的监考老师还不忘拿着侯长风的卷子翻了翻。 见侯长风的卷子工工整整的写满了答案,监考老师只好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真到高考了可不要睡觉了!” 侯长风有点不好意思,只能点点头,没敢说什么。 两天考试下来,也让人累得够呛的,所以一考完试,同学们都暂时松了一口气,谁也不想再呆在课室里,纷纷去各种放松了。 学校也算有点良心,考试前就宣布今晚不用晚自修,算是让大家劳逸结合。 侯长风还坐在座位上发着呆,似乎还没完全适应刚刚重生回来的高三生活。 “长风,走啊!踢球去!” 一名高个子男生拿着一个足球,从走廊的窗边探了个头进来,意气风发的对侯长风说道。 王纪成! 这家伙跟侯长风是同班同学,还是同宿舍上下铺的兄弟,跟侯长风关系还算不错。 2003年高考,王纪成考上了985高校工大的物理学专业,毕业后当了两年老师,后来毅然辞职,纵身跳进商海里,几经沉浮,终于在2015年再次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专门跟亚非拉人民做生意,混得风生水起。 侯长风记得自己没重生前的一个月,他还和王纪成一起吃饭叙旧,这家伙当时还极力邀请自己去参观他的公司。 没想到重生回来,第一个跟自己打交道的人,还是王纪成。 见侯长风一副深沉的样子,王纪成又说道:“走吧!考都考完了,还想什么!” “你先去吧,我要去的话直接去球场找你。”侯长风还想再梳理梳理一下头绪。 “那我先过去了!” ...... 侯长风望着课室的讲台出神,突然想起,这课室应该不是自己当年高三二班的那间课室。 自己记得当年高三二班的课室讲台处黑板正上方挂着“气贯长虹,舍我其谁”几个大字,显然,这间课室什么豪言壮语都没有。 这一间应该是普通班的课室吧! 哎!前世自己虽然是尖子班的学生,但高考却只考到了普通班学生的水平,真是愧对父母,愧对老师,愧对学校! 就在这时侯,课室里走进几个穿着白色医护服的人,见到侯长风还坐着,便说道:“小伙子,现在要消毒了,赶紧离开吧!” 侯长风这才想起,2003年的时候,“非典”肆虐华夏,搞得大家诚惶诚恐,教育部门要求每个学校每天放学后都要对课室进行消毒,发现哪个学生感冒发烧了立马隔离...... 甚至后来的高考,进入考场前也要量体温,有异常者不能进入考场...... 所以那时候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男生们不敢随便洗冷水澡,女生们不敢随便洗头,生怕不小心中了招感冒发烧被隔离起来...... ...... 侯长风离开了课室,来到了学校的操场边的跑道上,沿着跑道边沿一路慢行。 他要好好感受一下重生回来后的校园气息。 此时远处晚霞把整个天边映照得绚丽辉煌,从天边散射过来的余晖让整个校园似乎抹了一层浓妆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有的学生在跑步,有的学生在踢足球,有的学生在打篮球...... 年轻真好! 侯长风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身影,不禁感叹:要不是重生回来,自己已经高中毕业十五年了! 人生有多少个十五年? 如果说,上世纪末最后的十几年还只是一部分冒险者敢闯敢试的年代,那么本世纪初的十几年就是全民大跃进的时代。 卖菜大妈可以一边卖菜,一边跟人讨论股票...... 普通炒房者宁愿通宵达旦排队,也要拿到一张看房的号...... 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拿着新开发的APP到处找风投...... 这十五年间,国家发展日新月异,经济总量由全球第六跃居到全球第二! 虽然这十几年间,人们狂热的追求财富也导致了一些社会裂痕,但无可否认,过去的十五年,是绝大多数人生活越来越好的十五年! 君不见, 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了! 整个十五年间,蕴含着多少改变命运的机会! 房地产、移动物联网、自媒体、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共享经济、新能源...... 虽然侯长风也亲身经历了这风云巨变、处处是机会的十五年,但作为这个潮流中一滴不起眼的水滴,他跟大多数人一样,不是被拍死在沙滩上,就是后知后觉,只有浪潮过后,大家才会感叹:其实,我应该早点出手的! 如今,自己带着重生的金手指再度回到十五年前, 能弄出一点浪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