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这都第几次了?少说三回了吧?真是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什么来着?” “得了吧,这还好了,我们语言班时候住的那个破宿舍,炒菜稍微崩进去点水,就直接能报警,我都习惯了。” “问题是晚上炒菜报警就算了,这他妈的半夜三点,又哪个傻叉搞了烟雾警报啊?” “会不会是新来的半夜抽烟?” “操,池骋,你还来得及拿S 赵永斌和方泽见池骋半天不出声,这才看到他正倚着宿舍楼壁在玩游戏机,这黑灯瞎火的他刚才又半侧着身,愣是没看到他在玩S 要不是这火警警报太响,其实凑近了还能听见塞尔达的打怪音效。 任天堂新款按理说他们几个留学生家境不差,人手一个不成问题,但是这火警警报响了,吐槽归吐槽,谁不是尽快拿了护照手机就下楼,哪有功夫再拿个游戏机。 池骋懒洋洋抬了眼,嫌这俩凑过来挡了视线,干脆把S 还对着宿舍玻璃门照了照,他穿了件白色薄毛衣,把刘海拨顺以后,那帅气更精致了些。 “因为我根本没睡,火警响的时候我跟人联机FIFA呢。” “……” “……” 方泽接了手就根本不放,自己玩了起来。 池骋伸手拿了两回都被他死死捂怀里,干脆放弃了“就差这一会儿?回去玩你的。” 方泽叹了口气“我不是读了十周语言班?我爸怕我通不过语言班给遣返,硬是把我Switch留家里了。” 三个人讨论了一会儿游戏,对于半夜被火警警报吵醒的戾气也消了一大半。 这会儿哪管宿舍楼里的报警器还在红光闪烁,噪声大作。 没到一分钟,已经聊上了燥热的话题。 “其实这会儿最能看颜值,都这个点了女生全卸了妆,再加上穿着睡衣,身材也能看到” “那你看到好看的了吗?” “没有。” 池骋也环顾了一周得出了个结论“这栋楼的女生质量真一般。” 连沉迷游戏的方泽也抬头瞥了几眼:“话不能这么说,你们没看那个穿蓝色睡裙的长头发女生吗?脸正身材好。” 池骋嗤了一声,“你没看人男朋友在边上站着吗?明显是从一张床上下来的。” 方泽这回抬头再看果然是,男生还穿着同款睡衣,顿时一脸心痛。 赵永斌想起来问池骋“你有女朋友吧?” “没有。” 他怀疑地看了看池骋细碎刘海边闪着的黑曜石耳钉,“你这个耳钉,是哪边来着?” 赵永斌是香港人,思想开放,言语幽默,池骋知道他想偏了。 “想什么,我是前几个月分了。” 方泽听这话惊得抬起头“池哥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早就有,你不知道。” 见方泽还是一脸惊讶,池骋不满地伸了手就要拿回Switch,方泽连忙闪了闪,低头玩游戏。 赵永斌一边还在评论“你们看那个短头发的女生,穿人字拖那个,她的腿真漂亮。” 池骋看过去,确实两条腿又细又白又直,主要是她穿着睡衣短裤就下来了,细白的腿冷得直抖。 池骋给了个中肯的评价“腿不错,脸一般。” 赵永斌被池骋挑三拣四了几个看好的,越发不服气,看到一个女生匆匆推了大门才从宿舍楼里跑出来,门关回去的时候,把她脸侧的发给带起来了,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脸。没化妆的肌肤都瓷白如玉,关键是气质透着一股高级的疏离感。 赵永斌急忙用胳膊肘戳池骋。 “哎你看,好的都在后面,刚出来那个女生。” 池骋闻言看过去,回头跟赵永斌讲话时候已经换了粤语。 “一般。” 他们几个都讲粤语,常常混着讲,有时候半句普通话半句粤语都不出奇,更别提还夹着英语了。 赵永斌也下意识也换了粤语,迫切地指给他看“怎么会,你看错了吧。是那个墨绿睡衣的,皮肤超白。” 这么多女生,数她穿的多,墨绿色的睡衣是长袖长裤,还披了件黑色的风衣外套在肩上。裹得这么严仍看得出身段风流,跟刚才被评头论足的其他女生相比,确实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池骋哑口无言,挑不出来茬。 赵永斌还在一边说“这种女生我有经验,表明看着又冷又高傲,其实真上了床特别风情万种特别够劲。” 方泽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抬头看,这一看语气惊喜,“哎这个我认识,我们之前学雅思时候一个班的,确实漂亮得没话说,好几个人想追她都追不到” 赵永斌眼神怀疑,“是乜?” 方泽翻个白眼,对着那头挥手,大声喊,“施泠” 施泠一边把护照揣到风衣口袋里,一边往这边看,看见方泽,微微点头示意。 见方泽还在挥手,她绕过人群往这边走。 方泽得意地冲赵永斌挤了挤眼“都说吧,池哥也认识的。” 池骋这才眯了眯眼睛“哦,是她啊,我刚才都没认出来。” 施泠款款地走到他们面前,赵永斌老远已经伸了手“美女,我叫赵永斌。” 她把手递过去“施泠。” 方泽在一边“差不多行了啊。” 赵永斌这才笑着松了手,心想连声音都这么毫无瑕疵。 方泽把游戏机丢回给池骋,同施泠寒暄。 池骋就偏着脑袋冲她点了个头,两人算是打过招呼。 “施泠,你住哪个房间?” “203” 每层总共8个套间,两栋楼中间是通的,各4个套间。 方泽和赵永斌对视了一下,方泽说“你住203?我们也住203。” 他们几个来得早,新生周一开始就来了,一直没见到剩下的那个邻居,没想到是施泠。 赵永斌高兴地说“这真是缘分。” 施泠淡淡地说“应该不是,我们几个是同一个中介帮申请的,分到一起不奇怪。” 赵永斌:“……” 虽然是一个套间,只不过厨房公用,单人单寝,他们都不知道施泠何时来的。 施泠自己已经说了“我今天半夜一点刚到。这个警报是什么预警?” 她听见警报就匆匆忙忙拿了护照下来,只知道是警报。 方泽给她解释“之前有过一次演习,是防火的。只要有一个屋子探测到烟雾,整栋楼都要响。前两天响了一回是有人热着牛奶自己去洗澡了,出来屋里有点烟就报警了。这回我们猜是不是有人在屋里抽烟,毕竟大半夜的也不能做饭。” “那平时做饭也会报警吗?” “烟雾探测器比较灵敏,可以买个锅盖。” 施泠了然地点点头。 说话期间,校园火警终于开着车到了,上去排查了一圈。 查了半天都查不出来什么,问弄响警报那个寝室的男生,他打死也不承认,咬定自己什么都没干警报就响了。 警察无计可施,最后跟众人说了个警报坏了的结论,就解除警报了。 终于恢复了宁静。 闪烁的红光也歇了。 穿着睡衣拖鞋的一干人陆陆续续地往宿舍楼里走。 一边抱怨半夜惊魂的火警一边说困死了明天能睡到中午。 施泠回到房间,听见敲门声。 她勾了勾唇,“进来吧,门没锁。” 下一秒池骋就进来,背倚着门,目光沉沉地看她。 她坐在床头,被子只覆到小腹,外面睡衣脱了,就剩件墨绿色的吊带背心,低垂的领子松垮垮的露出一大片白腻的肌肤,浑圆的轮廓惹眼。 施泠等他半天不开口,自己下了床,赤足走过去,白嫩嫩的脚踩在池骋的鞋上,双手一伸便勾住了池骋的脖子。 池骋见她大半个身子都勾在自己身上,怕她摔下去,抬起右手按在她腰后。 “来讨债?” 施泠那把被赵永斌称为毫无瑕疵的嗓音,这会儿透着股又娇又媚的喑哑。 池骋的喉结上下滚动,“不是。” 施泠松了一只手在他脸上暧昧地拍了两下“哟,别不好意思。” 她抬起腿,膝盖抬高在他两腿之间轻轻顶了顶。 已经感受到清晰的反应。 施泠不说话,那双眼睛上挑着看他,似含笑又似讽刺,眼神间的暗示不明而喻。 池骋同她对视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不愿意看她眼神里的讽刺,捂了她的眼睛就吻下去,在她唇上反复辗转。 吻得他愈情动愈想把施泠揉到怀里,施泠察觉到他越发膨胀的欲望,咯咯地笑了几声,池骋听得刺耳,堵着她的唇不让她再发出声音。 直到施泠把他推开一点距离,他才发现她已经把自己短裤脱了,就扔在他们脚边,刺激地他太阳穴直跳。 施泠妩媚一笑,双手在身前交叉就要掀起来自己的背心。 池骋按住她的手。 他的嗓音也被她染了那份哑“宝贝。” 施泠听他叫的称呼敛了敛笑意。 “做就做,别煽情。” 她这回干脆利落剥了自己的衣服,赤袒袒地出现在池骋面前,上头还在颤。 “来吧。” 池骋明知道他不该应,看着眼前的施泠,还是忍不住一把托起她的臀部,施泠一双长腿已经勾了他的腰。 把施泠放在床上的时候他脑海里响起来赵永斌说的话,“这种女生我有经验,表明看着又冷又高傲,其实真上了床特别风情万种特别够劲。” 他一边吻施泠细腻的脖颈一边解自己的衣服,施泠的喘息声就在他耳畔,他明知道施泠是故意气他做出这副模样,还是忍不住想,施泠会不会在别人面前也做出这样,心里揪着疼。 他亲了亲施泠耳垂,蹭了蹭她耳朵上的细绒毛,心里越发柔软。 “都是我的错,我们复合吧。” 施泠冷着脸推他,“别扫兴。” 池骋先前也是凭本事分的手,哪是轻易低头的人,方才难得柔软一回,连遭两回冷脸,已经隐隐有怒意。 “我已经来了英国,不用gap了,你还想怎么闹。” 施泠坐起来,也不掩着自己,勾唇笑,“没什么,分手时候我就说清楚了,单纯是看不上你这个人。” 池骋见她旧事重提,也想起来她提分手时候的轻蔑。 说他“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知道她此刻也没留半分情面,从地上捞了自己的衣服套上,径直下了床。 他撑着旁边书桌看施泠,冷笑连连,“施泠,你真可以。” 施泠受了他的怒意,只笑得愈发妩媚,“不做,是留着下次吗?” 池骋知道她说的什么,还在一起时候,他问她要是他考过了雅思有没有奖励,施泠说随他,他就说让她在上面一回怎么样。 后来她刚提分手,他没当回事,只以为她在闹,逗她要是分手了他奖励上哪儿要,施泠只讽刺地说他这样要是能考过,哪怕八十岁她都兑现。 现在看来她今天这般主动,也是为了借着这事儿再刺他一回。 池骋兴致早没了,此刻已经恢复了一副慵懒矜贵的公子哥模样,不想叫施泠看扁。 “一笔勾销吧。” “你说的,别后悔。” 池骋呵了一声,转身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