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一个又瘦又小的身影拖着兔子小枕头,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房门传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声响,躺在床上的装睡的宋枭枭没用动。她知道小家伙直到现在依旧害怕她,但是又出于对母亲的依恋想要靠近她。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小家伙的时候,宋枭枭真的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 小孩子瘦得不成样子,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在夜里乍看一眼像极了一个小鬼。 当时宋枭枭刚刚穿越过来,还没有完全适应周围的环境,以及自己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记忆。当时又是大晚上的,所以才被他吓得不轻。但是等她打开了灯,在看清楚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顿时一颗心差点碎掉了。 宋枭枭在穿越来这里之前,是一名刚毕业准备实习的大学生。 她是个外柔内刚的人,外表总是看起来十分的软好欺负,但是内在却十分的要强好胜。 她现实生活之中长得具有亲和力,小孩子,小动物都喜欢亲近她。可是她并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小孩,更不喜欢到处撒尿的小动物。 但是却特别容易心疼那些懂事的孩子,看着他们不哭不闹的样子,总是不自觉得想起自己小时候。 因为她还有一个弟弟,而且弟弟小时候身体不好。 父母为了弟弟经常忽略她,久而久之她很早就学会自立。没有人疼,就自己疼自己,没人管,就自己管自己。 父母看见她这个样子总是很欣慰,会给她很多零花钱,却依旧不会太关注她。 其实宋枭枭知道并不是父母不疼爱她,只是那个时候父母要上班还要照顾病弱的弟弟,根本没有特别的精力再去关心她。再加上她自由懂事,久而久之父母就觉得她能照顾好自己。 其实不然,很多她这样的孩子也是需要关怀的。 当时在看见小家伙的那一瞬间,宋枭枭就觉得这孩子缺爱,他的身上隐约有自己的影子。 第一天一大一小初次见面,宋枭枭因为刚穿越过来,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心情关注他。小家伙当时很害怕她,所以在开灯之后很快就跑了。 等到宋枭枭整理好所有的记忆,才明白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本狗血虐文小说里。因为这部小说她刚刚看完没有几天,所以对里面的人物、剧情、以及后来都十分的清楚。 宋枭枭穿越的这本小说的男主角,就是那个瘦小的小男孩。而她非常不巧的,正好穿越成了男主短命、恶毒、自私的母亲宋惜涵。 然而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穿越过来取代原主之后,原主的名字竟然变成了宋枭枭自己的名字?反正她也想不明白,所以只能暂且放下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一本虐文小说,男主就像是一个丧门星一样走到哪里倒霉到哪里。所以身为虐文男主的母亲,当然不会是什么贤良淑德的女人。不然男主哪里来的虐? 原主是为了家族利益,才不得不跟男主爸爸结婚的。原主的心里一直有个初恋情人,为了这个初恋情人她不惜怀着身孕,也要偷偷的去见初恋给他偷老公的机密。 后来这个女人变本加厉,甚至把自己家搞的家破人亡。 说原主是个恋爱脑都不为过,她伤害没有感情的老公没什么,可是伤害无辜的孩子以及年迈的婆婆,这简直已经到了丧尽天良的地步了。 宋枭枭一想到这一大堆烂摊子,真想就这样甩手转身就走。 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走就走?若真是偷偷的跑了,以原主父母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男主的爸爸的。而且她就算逃跑了,但是在法律上依旧是别人的老婆。最好,最贴切的办法,就是跟原主老公离婚。 这样她就能光明正大,正大光明的离开了。 而且这几年原主的老公,孩子,被原主也折腾的够呛。她只要继续再折腾折腾,然后再跟原主提离婚,到时候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好时机了。 原本宋枭枭是想要把便宜儿子折腾病了,然后顺势跟便宜老公大吵一架再离婚的。 可是等到第二次见到便宜儿子后,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软了? 小孩子毕竟是无罪的,哪怕他的母亲再如何的可恶,他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生命。 今晚已经是小家伙第四次,偷偷从房里溜出来跑来找她了。 虽然原主对他十分的不好,可是出于对母亲的依恋,小孩子还是忍不住想要亲近她。 宋枭枭自从第二次见到他心软后,就再也没有动过伤害他的念头。她发现小孩子的身体非常不好,就算她不去伤害他都一副想要生病的模样。 小孩子白天有两位阿姨带着,晚上都是跟他奶奶睡。但是这几天奶奶有事回了一趟老家,小孩子就只能跟着爸爸睡了。然而他爸爸平时要管理两个公司,总是忙的见不着人影。晚上就算回来,也是要等到很晚才会回来。 所以这几天原主的老公跟原主商量,让她在家里带孩子。 原主虽然十分的不乐意,但是表面上还是答应了下来。现在她还需要老公的信任,才能挖到老公公司里的机密。所以无论多么的厌恶这个家,她也要装一装样子来。 但是只带了孩子一晚上,她就把孩子独自扔在了卧室里,跑到了客房里面呼呼大睡去了。 宋枭枭刚好穿越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晚上。 小家伙估计一个人不敢睡,所以偷偷的跑过来找她。 这几天不知道公司出了什么事,那个男人一直没有回来过,只是中途给小家伙还有阿姨打了电话。小孩子没有告诉爸爸,妈妈夜里不陪他休息,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 他虽然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他并不想看到爸爸妈妈生气的样子。 今晚的房门是宋枭枭故意留的缝,就是在等着小家伙半夜摸过来。 等到他蹑手蹑脚的跑进来来,宋枭枭依旧装作熟睡的样子,生怕自己突然起来把孩子吓到。 小家伙的大名叫晋钰安,小名就叫小平安,安安。可是他的一生并不平安顺遂,一直波澜不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安安跑到床边扯着床单往上看,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在床头壁灯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宋枭枭终是忍不住心头一软,她先是慢慢的动了一下,然后这才坐起身来把地上的小豆丁抱了上来。 虽然宋枭枭已经十分小心了,但还是吓了安安一跳。安安下意识的就想跑掉,像上几次那样。 但是感受瞬间包裹住自己的温暖被窝,以及妈妈身上熟悉又陌生的香味,安安顿时就舍不得再乱动了。他担心自己不乖,妈妈又会嫌弃他不要他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安安瞪大了一双眼睛,颤抖着眼睫毛盯着宋枭枭的下巴。 宋枭枭还是第一次抱孩子其实心里挺别扭的,但是看着安安不安的小心眼神,她只是无奈的说:“赶紧睡觉吧。” 因为其中一家公司出了点问题,所以晋朔言最近实在是忙的不行。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心儿子,单独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其实按照晋朔言的想法,请一个阿姨陪着安安的。可是安安性格特别内向,他不愿意跟陌生人一起睡。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家这么有钱,可是却没有请一个专门请人照顾安安的原因。 他家里很多地方都按照了摄像头,所以关于宋枭枭没有陪安安这件事,晋朔言其实一直都看在眼里。 他因为实在是抽不开身,这几天只能盯着视频关注儿子的动态。 本以为今天儿子依旧会被宋枭枭“赶出来”,却没想到儿子进了客房之后就没有出来。 客房是给客人休息的地方,所以里面并没有安装摄像头。他也不清楚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担心宋枭枭又偷偷虐待儿子,实在是放心不下就偷偷的开车回去了。 等到他开着回到家里时,依旧是夜里三点多了。他顶着一身的疲惫快速找到宋枭枭的房间,轻轻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母子”两个依偎在一起睡的香甜。 他本来已经做好与宋枭枭大吵一架的准备,可是在看到暖色的壁灯下面,一大一小缩在被窝里安静的睡颜时,晋朔言突然之间有点回不过神来。 宋枭枭跟这个家不一心,对待安安的态度也时好时坏。他知道宋枭枭的心里有人,之所以没有闹着离婚,也在打着不可告人的主意。 其实晋朔言并不是个死缠烂打之人,如果不是担心安安小小年纪受不了,他真的想要跟宋枭枭离婚算了。 但是他每一次有想要离婚的意思时,宋枭枭就会故意对安安特别好。小孩子可不懂大人的心思,妈妈一旦对他好,他就忘了之前的虐待一心想要妈妈。 宋枭枭的行为可以说非常卑鄙了,当然这并不代表晋朔言没办法对付她。 可是她毕竟是安安的妈妈,他不希望以后安安长大了,会因为这件事跟他有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