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阳光从玻璃窗户照射进来,洒落满室金色光芒,猩红色的地毯上掉落着酒杯酒瓶,花瓶中插满了鲜花,朝气蓬勃,娇艳欲滴,而花瓶巨大美丽,精致的陶瓷花瓶上有浅蓝色的妖娆图案。 躺在花瓶后的人眼皮微动。 他未着寸缕,皮肤细腻光滑,阳光像一床薄被般笼罩了他,让黑色的短发也有了暖色的光。 从屋内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的一双脚,脚趾浑圆,泛着微红,脚背微微绷起,皮肤洁白如玉。 甚至不需要露脸,就能让人想象到精致的瓷人。 那人睁开了眼睛,一开始有些茫然,双目中只有一潭死水,波澜不惊,但是很快,他的瞳孔微缩,就像遭遇了什么有关生死的大事,直到几分钟后才重归平静。 沈臻依旧不可置信,但他终于平静了下来。 ——他回来了! 回到了宴会的第二天早上,回到了他还活着的时候。 衣物就散落在旁边的地毯上,衬衣已经被撕毁了,可想而知昨晚的一夜激情有多么厉害,沈臻直接放弃了把那破布一样的衬衣再穿上身,他就这么赤着胸膛,穿着一件西装外套站起来。 正好佣人们这个也要进来打扫了。 几个女佣一起走进来,一看见沈臻,全都低下了头,她们的脸上充血,好像下一秒鲜血就会流下来,顺着下巴低落在地上。 沈臻敞着胸怀,大方的露出一片青紫的暧昧痕迹,这足以让人面红耳赤,甚至脑补昨夜他和哪个女孩一夜颠倒。 “沈少。”管家匆匆跑过来,看到沈臻的样子差点脚下不稳,他急忙稳住身形,急切地说:“二少领人过来了。” 沈臻早有准备。 就是现在,上辈子他糊里糊涂和人发生了关系,第二天就被秦二哥带人抓了个正着,他当时既羞又愧,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面对秦大哥。 无论秦二哥说什么他都只能低着头答是,然后自己就老老实实的滚出了秦家。 因为他在秦家“乱来”“乱搞”,这是现代社会,是不允许他和女佣“胡来”的。 等他回神的时候,他已经被送离了秦家。 现在想起来,这一切可真是可笑啊。 沈臻捂着眼睛,低低地笑起来。 管家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沈臻,这沈少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二少可是这个家里最讨厌他的人了。 沈臻和秦大少的关系很好,两人一起长大,勉强算是竹马,一起念书,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对事物的相同看法。 跟秦二少则相反。 秦二少当然不乐意头顶上压着一个,更何况这一个更受秦家家主的重视,连带着连沈臻也恨了起来。 尤其是沈臻姓沈,他站在秦大少身边,就相当于整个沈家都站在秦大少身边。 所以他得想尽千方百计把沈臻赶走,断掉秦大少秦越的一条臂膀。 和二少不同,大少秦越自己是个严肃的人,就恨不得让家中子弟各个都把自己阉了,最好全都别要卵蛋,不当男人,当个机器人最好。 秦爷自己没有儿子,明显就是把这个外甥当接班人在培养,现在秦家的人,以后都是大少的人,所有人都知道趋利避害,当然是大少怎么说,大家怎么做。 别说让他们假装自己是没有卵蛋的机器人。 就是真让他们把自己阉了,估计也有一堆人争着当第一个挥刀的太监。 沈臻曾经最爱秦大哥这一点,后来他才发现,秦越不是“严肃律己”,他只是没开这一窍,等他遇到了真爱,开了窍,他就比谁都荒唐。 而爱上这个秦越的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他跳得越高,秦越就越讨厌他。 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的上辈子,活脱脱就是把一副好牌打烂的典型。 就算秦越不喜欢他又怎么样?只要在秦家,他就是沈家大少,离开了秦家,他这个沈家大少就一文不值。 管家急得跳脚。 沈臻却慢条斯理的伸手抚平身上的褶皱,冲管家微笑:“我乱来了吗?” 管家气不打一处来:“您这!” 他指着沈臻敞露的胸膛,上面的红痕昭示着他昨晚都做了些什么。 沈臻笑了笑:“哦,我乱来了。” 管家差点气倒。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不疾不缓,极有规矩,一听就知道是秦二少秦理和他的下属。 沈臻目不斜视的看着大门的方向。 一群人走了进来,但哪怕有这么多人,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只要他在,别人都是陪衬,他大步走来,穿着一身整洁的黑色西装,宽肩蜂腰,眼睛黝黑尖锐,嘴唇紧抿,黑色短发齐齐后梳,露出额头和冷漠的眉眼。 秦理,一个心比天高的人。。 “沈臻。”秦理的声音很低沉,沙哑性感,无论他说什么都像是在示爱。 可惜沈臻并不吃这一套了。 “二哥。”沈臻站在秦理面前,他似乎丝毫不为自己身上的痕迹感到羞耻,反而表现的大方坦荡,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痕迹这么明显,秦理都不会相信他昨晚会做那样的事。 秦理的下属距离他们有五步远,管家也退到了一边,秦家内部的事还轮不到他们来看热闹。 秦理盯着沈臻,他竟然缓缓地露出了一个微笑:“昨晚你和谁在一起?” 沈臻倒是没说假话:“喝多了,不知道。” 秦理:“哦?是女佣,还是哪家的小姐?” 沈臻耸耸肩,很光棍地说:“我不知道,可能有女佣,也有小姐吧。” 秦理的眼睛盯着沈臻,沈臻抬头,目光如炬地盯着秦理。 “你得离开秦家。”秦理的语气冷淡下来。 这句话在沈臻的意料之中,奇异的是,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受到了驱逐,他只是好奇地问:“为什么?” “阿臻不能走!”一声少年的急切恳求突然冒出来,原本和下属们站在一起的少年走过来,他穿着白色的短袖和黑色长裤,脚下一双运动鞋,头发微卷,有些凌乱,眼睛大而明亮,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 像一个小太阳。 苏时清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只绵羊,每个人看见他的第一印象,都会觉得苏时清是无害的,他天真可爱,又带着一点怯懦,他是需要人保护的,如果没人保护,谁都可以欺负他。 沈臻也被苏时清迷惑过,他上辈子看到了苏时清,发现了苏时清,觉得苏时清可怜,才把苏时清从苏家带过来。 然而引狼入室这四个字,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苏时清刚来的时候,秦越对他并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慢慢的,苏时清就把沈臻取代了。 取代了沈臻在秦家的地位,取代了沈臻在秦越身边的地位。 然而等沈臻反应过来,发现苏时清的“弱”才是强,苏时清的“怯懦”是他的武器的时候,沈臻已经一败涂地了。 他可以提防所有凶狠残忍的人,可以一边爱秦越一边想尽办法制衡秦越,但他却从没想过,还要提防苏时清这样天生柔弱的人。 苏时清用自己的“弱”,让秦家人站到了他那边。 苏时清小心翼翼地看着秦理,忽然又开始为秦理着想了:“要是那些小姐让父母来秦家,帮她们要一个公道怎么办?” 秦理没有呵斥苏时清,也没有打断他的话,而是静静的看着沈臻,他想让沈臻自己离开。 虽然苏时清现在是代表苏家住在秦家,但苏家太弱小了,苏时清的话秦理并不需要在意。 “苏先生。”沈臻忽然说,“这是和我二哥的事,是秦家的事,我们可以自己解决。” 苏时清急忙摆手,小脸通红地说:“我、我不是想插手你们的事,我只是希望阿臻你不要走,昨晚可能只是一个误会,阿臻,你跟秦二哥说,那只是一个误会就好了。” 身上这么多痕迹,说是误会,骗瞎子啊? 沈臻忽然笑了。 沈臻是常笑的,但他的笑大多是冷笑,皮笑肉不笑,轻蔑的笑,高傲的笑。 他从没有这样笑过,似乎发自真心,眉眼都带着三分春意,嘴唇微启,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 连苏时清都看呆了。 他知道沈臻长得好看,但是沈臻像花瓶里的花,还是冰做的,他的美是用来自怜自哀的,是用来给他自己看的,沈臻的高傲让他在秦家没有朋友,没有兄弟,他孤身一人,简直是朵一碰就能碎的“娇花”。 沈臻从没这样笑过。 沈臻看着秦理,他又变成了那块寒冰,语气冷硬,眼神冰冷:“二哥,昨晚是个误会。” 秦理也在看沈臻,他的目光充满了恶意,还是修炼的不到家,想要什么都写在脸上:“大哥周三出国,你昨晚发生了那种事,你觉得大哥还会保你?” 于是沈臻冲苏时清耸耸肩:“你看,他不信。” 苏时清开始发抖了,他大而圆的眼睛瞬间浸满了泪水,他能在一秒内哭出来,算是独门绝技,而且能哭的真心真意,让人看不到一点破绽,他冲秦理哭诉:“就算阿臻做错了,可阿臻一定知道错了,虽然那些小姐们也很可怜,可是……” 然后他就说不出话了,只能一边哭一边抖。 美人垂泪,总是惹人怜爱的,不分男女。 随后沈臻抬头看向秦理:“二哥,你真要赶我走?” 秦理紧抿嘴唇,脸色发黑,这是他要发火的前兆。 不过沈臻的下一句话让他的火也发不出来了。 “二哥要是真能赶我走的话,也不会亲自来找我了。” “二哥,你做不到。”沈臻笑看秦理,笑容充满了讽刺,“秦家的秦,是秦邢的秦,不是秦理的秦。” “我的沈,也不是沈臻的沈,而是沈家的沈。” “我现在去找秦叔叔,告诉他我昨晚把那几家的小姐都睡了,你觉得秦叔叔会怎么说?”沈臻的声音就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一样。 “叔叔会夸我干得好,然后让那几家都把闺女送到我身边。” 沈臻说:“因为比起他们,我更重要。” 苏时清已经目瞪口呆了。 他以为自己进入了豪门,已经算是见试过世面了。 但是没想到寄住在秦家的沈臻竟然敢对秦理说出这样的话。 沈臻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秦理,你确定要在现在跟我撕破脸吗?撕破脸之后,你准备怎么收场?” 秦理的手握成了拳头,他说:“都让开!” 后面的下属给沈臻让出了一条路,没人敢拦。 沈臻笑着走了过去。 只有他知道,这是一条通天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