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四月,海市潮湿多雨,清明节之后,雨开始下个不停,绵绸的小雨纷纷扬扬,与之相似的,还有许许多多,温念的粉丝迷妹。 大部分都是在讨论温念在综艺节目上表演,从台子上摔下来,磕到脑袋的事。 虽然事后及时就医,节目组的保密工作做的也比较完善,但事后还是有现场照片流了出来。 照片里,温念纸白色的脸只有巴掌大小,他坐在地上,周围有人簇来,他低着头,露出一段脆弱的雪白的脖颈,乌黑的发耷拉在两颊,额面上沁着鲜红,红白交错,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就这张照片,被万转流传了出去。 作为温念的粉丝,谁不心疼,有痛斥节目组安全问题的,也有在温念微博下焦虑询问的,温念微博已经两个月没上线了,粉丝又去温念经纪人那头评论留言。 最后,终于在事发四小时后,温念在久久不登入的微博发出了一张照片。 方寸照片呈现在屏幕里,温念定格在像素中,他穿着米色宽松的衬衫,是坐在沙发上的,额头上覆了一段雪白纱布,整个人都很瘦,手里抱着一个卡其色抱枕,尖尖的下巴磕在柔软里,嘴角上扬,露出一小颗虎牙。 图面的文字描述是,安心。 一分钟内,微博评论就过万。 这一天,“温念安心”这四个字上了热搜。 市中心医院的VIP病房外,顾一鸣拧着眉,深吸了口气,向理是急急忙忙赶来的,见他这般,便问:“怎么了,温念还好吗?” 顾一鸣抿白着唇,摇摇头,他低声道:“醒来后就一直呆呆的,刚才配合着我们拍了张照片,现在换了衣服睡着了。” 向理是温念的经纪人,她前一周刚结婚,还在度蜜月间,就听到温念出事的消息,丢下还剩下一半的假期匆匆赶回来,却听温念助理顾一鸣这般说辞。 失忆……温念失忆了。 前程往事,甚至连他自己的名字通通一概不记得,向理也算是大风大浪过来的,可这一遭却是第一次遇到。 而顾一鸣作为温念的助理,脸上也是一派自责,他看着向理,一贯刚毅的脸上露出内疚的神情,他说:“当时我要是能再仔细些,照看好他就好了。” 向理看向他,叹了一口气,她说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问你,刚才温念醒来后,除了说什么都不记得,还说了什么吗?” 顾一鸣愣了几秒,脸上闪过思索,他皱起眉,艰涩的回忆道,“好像是说了,醒过来后,念叨了一句,岁岁平安。” 海市的雨还在下,潮湿的翻腾的雾气在窗玻璃上聚集,暮色四合时,天已成了暗淡无星光的夜,病房内的灯光悄然无息亮了,向理靠坐在椅子上,突然耳边传来窸窸窣窣声响,她睁开眼,便看到床上坐起的人。 是温念,身体裹在宽大的蓝白相间的病服里,后脊是一片骨头,隔着布料,似乎便能看到嶙峋,她心里一阵泛痛,叫了一声温念,对方如迷失在林中的幼兔,受惊一般,回头看她。 向理不曾见过这般的温念,在她印象里,这位如日中天的顶级流量,一直都是趾高气昂,就算在粉丝面前装的如何亲善可爱,可在他们跟前,脾气却是古怪暴躁的。 他们互相对视,温念眸子里全都是陌生疏离还有胆怯,向理一动不动,温念便也不动,表情钝钝木木,沉沉几个呼吸后,向理先开口,她说:“你好,我是你的经纪人,我叫向理。” 说着,向理朝温念伸出手,女人的手掌柔软白皙,无名指处裹着一枚银戒,掌心上翻,呈现在温念面前,她放柔声音,缓缓道:“你可以相信我,以前都是我照顾你的一切,温念。” 能用肉眼可见,温念的神色变了,紧绷内推的下颚缓缓松弛,抿白的唇微张,他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掌贴过去,轻声唤出向理的名字。 向理笑了,她看着温念,看他细白的面容浮现出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微笑,看他纤长的睫毛似脆弱似无措的颤抖,看他低下头时露出一截白生生的侧颈,看他这般乖顺温驯的模样,心里终究还是常常吁了口气。 虽说失忆,可这到底还是在她能控制范围内,再加上失忆了的温念,看着倒是更让人省心。 温念在医院里呆了两天,出院时,外面挤满了粉丝,他披着风衣,顾一鸣和另外几个保镖护着他,像是擒着一只小鹌鹑似的,把他提上了车。 他坐在车里,看着窗外,模糊的窗影里其实是能看到他大致轮廓的,只要他稍稍靠近,便能听到车外越发热烈的粉丝尖叫声,他吓了一跳,搁置贴在玻璃上的手轻轻错开,温念对着身边向理问道:“一直都是这样吗?” 向理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大明星,走到哪里都这样,以后不要随便出门,需要什么和我还有顾一鸣说。” 温念乖乖点头,他话不多,大部分时候就是发呆,出神的看着一处,整个人看着就像是一副油墨色彩极重的肖像画,雪白的脸和殷红的唇。 回到温念的住处,是一处高层公寓,顾一鸣带他上楼,到了门口时,他笑着说:“幸好当初这个门锁弄得是指纹,不然现在连家都回不了。” 温念低头用拇指去开门,随着一声震动,门应声而开。 他没有先走着进去,而是侧头看向顾一鸣和向理他们,他的眸色很淡,门前顶灯落下白光,阴影交错,眼眶下投下小片阴影,尖尖的下巴轻轻靠里,他一眨不眨看着,是动物幼崽初生的依赖。 向理没法子,只能先进去,顾一鸣随后进屋,走进去的时候,他还稀奇道:“温念,你以前可不许我们进来的,我跟了你三年,还是第一次来你房子。” “是吗?”温念应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脸,他轻声道:“我以前脾气不好吗?” “不算不好,就是……”顾一鸣的话还没说完,手臂被向理暗搓搓掐了一下,他的话戛然而止,向理顺势接着道:“你就是比较喜欢一个人呆着,所以没事我们平时也不来。” 温念应该是比较好含糊的,听了之后就傻乎乎的相信了。 向理他们和温念说了一会儿话,又带他溜了一圈房子各处,替他找出手机里他们的电话标注后才离开的。 等他们走了后,温念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他脑袋里空荡荡的,像是□□轰炸后的贫瘠废土,什么都不剩。 他就这样坐着,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隔了几分钟,身体倒下,陷入沙发里,缓慢蜷缩,成了一小团虾米。 第二天,顾一鸣来他家,瞧了小半天门,温念才来开门,他拿着食盒进来,念叨道:“你刚才在做什么?怎么我按了半天门铃,你才开?” 温念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头发睡的蓬乱,他打了个哈切,有些尴尬,他指着那门,对顾一鸣说:“我打不开门,弄了好久。” 顾一鸣叹了口气,他看着温念那模样,心里竟觉得有些难过, 他放软了声音,对温念说:“先去刷个牙吧,我给你买了豆腐花还有小笼包。” 温念本来还没感觉,一听到顾一鸣的话,又嗅到食物的香味,眼睛亮了亮,他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一侧脸颊上还有酒窝绽开。 他刷了牙坐过来吃,咬了一口小笼包,又因为里面的汤水烫到了舌头,吐着舌尖,抬手给自己扇风,好半天还吞下一个小笼包,放在嘴里轻轻咀嚼。 顾一鸣侧眼看着,心里纳闷,只觉得温念失忆后,真的是完全变了个人,乖巧懂事,吃东西都斯文了不少。 吃了早饭,顾一鸣把餐盒收拾好,温念吃饱了后,人就有些呆滞,靠在沙发里又发了会儿呆。 顾一鸣走到他跟前,轻轻唤了一声,温念才抬起头来,顾一鸣对他说:“向理她给你推掉了一些通告,还有那个综艺也先搁置了,她的意思是让你在家里先休息一段时间,另外让我把你以前的演出表演给你看看。” 温念的眼睛眨了两下,脾气很好,全数答应。 顾一鸣舒了口气,拿出平板给温念播放他以前的表演。 温念还没出道前,是个酒吧驻唱歌手,后来参加选秀,一鸣惊人,成了火极一时的流量明星,在之后马不停蹄的出专辑演偶像剧开演唱会,经纪公司似要把他榨干捞尽一般,源源不断的在他身上投入,又如剥皮抽骨一般,从他身上剥夺回来。 一年两部剧,一张唱片,十五场演唱会,还有各类杂志拍摄、商演、综艺节目,他每天几乎只睡两个小时,连轴似的工作行程,也让他的脾气越发乖戾。 而此刻,洗去铅华,穿着米色宽松衣衫的温念,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他依旧是环着抱枕,把自己挡住了一大半,他盯着平板里的温念,注视着舞台上的温念,望着灯光璀璨里的温念,眼底的神色像是在注视一个陌生人,一个与他完全不同的人。 他的脸上掠过淡淡浮影,他侧头看向顾一鸣,轻声道:“他看着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