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六月,毕业季。 闷热的盛夏悄悄到来,空气中夹杂着一点燥意。 它拉着整个海城跌入到滚烫的火炉中,刺眼灼热的阳光穿过云层洒向大地,路旁的百年梧桐枝繁叶茂,凭着一己之力为沥青路留下一片斑驳的画作。 往上延伸开来的树枝上,有夏蝉躲着在唱歌。 荆星河是被隔壁突然传来的装修声给吵醒的。 机器转动时的高分贝闹地她脑壳疼,她眉头暗锁,恼羞成怒,翻了个身,抬手堵住双耳,低语暗骂了一句。 厚重的窗帘抵挡了外面身怀利剑的强烈光线,守住一室的昏暗,空调悄无声息地运转着,凉飕飕的。 没过多久,隔壁的噪音消失了。 荆星河紧锁的眉头却不见一丝放松。 她吸了吸鼻子,顿了顿,抓起自己身上的衣服放到鼻尖使劲闻了闻,等嗅觉神经反应过来后,倏地睁开了眼。 眼睛肿着红着,深褐色的瞳孔涣散着,黑眼圈严重。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卧室内冲荡着酒精的恶臭。 呆愣愣地一直等彻底回了神。 才挣扎着坐起来。 抬手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再随意扒拉了几下凌乱的头发,垂眸,视线自左往右一扫,瞬间就扫到床上、地板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已经喝空了的啤酒易拉罐。 绿油油绿油油的,就和她现在头上戴着的那顶用肉眼看不见的帽子一样,绿到发光发亮发扬光大。 “………” 宿醉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荆星河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捏着鼻梁,好半晌,肩膀一塌,眯起眼,才将抑在胸口的那口浊气给呼出来。 昨天,她失恋了,沦为单身狗。 准确点说,她是被相恋了四年多的男朋友给甩了。 而且还是在他的毕业典礼上,当众被小三。 想着当时那令人作呕的画面,荆星河忍不住又开始鼻酸,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泪腺可以这么发达。 眨眨眼,努力将眼泪憋回去,起床,捞起手机,翻了包拿出充电器充电宝,给手机充电,再开机。 屏幕亮起。 再隔四五秒,信号恢复。 无数个电话,无数条短信、微信接踵而来。 一半来自闺蜜许乔安,一半来自前男友陆时景。 陆时景在微信里解释了很多。 而上面最多的字眼无非就是“对不起”。 荆星河垂着眼睫,抿紧唇,数秒后,咬了咬后槽牙,将陆时景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 从此以后,就真的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她喝了一晚上的酒,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清醒后也决定再花一秒钟将曾经和她规划未来的垃圾扔进垃圾桶。 等照片、朋友圈提及他的内容也都删完后。 许乔安的电话打了进来。 一直响一直响,没有要挂断的意思。 思忖片刻,荆星河还是接了电话,嗓音是沙哑的一听就是哭过的,“喂,乔安。” 但许乔安因为着急,并没有听出她的不对劲。 话音未落,许乔安劈头盖脸地怼了她一通,“荆星河你怎么回事?打你电话没人接到最后你还搞关机这种招数,怎么着,去见男朋友还见失踪了是吧?” “………”荆星河撇撇嘴,没说话。 “我打电话给陆时景,他也不接,哎,你们俩是不是商量好的啊。”许乔安拔高声调,“长本事了你,还敢彻夜不归,虽然说你和陆时景在一起这么些年了,但我们女孩子该自尊自爱就得……”自尊自爱知道吗! 拉开窗帘,阳光洒进来,一室明亮。 荆星河伸出手挡住光,却还是挡不住从指缝间穿过的几束,刺地她眯了眯眼,不等许乔安说完,她就打断了,“乔安,我和陆时景分手了。” 说完,缓缓勾起唇角,嗤地一声,自嘲一笑。 突突突突的机关.枪像是被缴了,电话里忽然安静下来,很显然,这个消息把许乔安给唬住了。 好半晌,她讷讷地问:“怎么回事?” 她算是荆星河和陆时景爱情小长跑的见证者。 虽然平时会在荆星河跟前说说陆时景的坏话,但也从没有想过他俩会到分手的地步。 更何况,在听到这个消息前,荆星河和陆时景之间也并没有什么闹矛盾要分手的迹象……… 这也太突然了点。 荆星河不自觉地捏紧手机,抿了抿唇。 她侧眸瞥着这一室的狼藉,更加头疼了,锁着眉,不多时,抬手摁了摁太阳穴,她半靠在窗台上,任由阳光打在她身上,望着易拉罐失了神,贝齿咬了下唇瓣,她委婉道:“就是,他需要对他事业有帮助的女朋友。” 陆时景大二下学期选择和室友们一起创业。 创业,两个字很好写,做起来却是真的不容易。 中间经历的起起伏伏、艰难困苦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荆星河从他决定创业时就一直陪着他支持他。 到大四上学期,他的小公司逐步稳定并且蒸蒸日上。 可以说,荆星河见证过陆时景的低谷和第一阶段的高峰,在他为事业奔波时,她也力所能及地帮忙。 可到头来,却被“贫贱夫妻百事哀”给打败了。 荆星河歪着头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脸颊中间,嘴里咬着头绳,抬手抓起头发,一手固定,一手再拿头绳绑好。 “昨天他不是毕业典礼麽,我去他学校,想给他惊喜。” “这些我都知道,讲重点!”许乔安有点暴躁。 荆星河叹了口气,“你别着急啊。” “他不是创业挺成功的麽,就作为优秀毕业生上台发言了,然后,他女朋友上去给他送花送吻,下面掌声雷动都在起哄。”刻意在‘女朋友’三个字上加了重音,倒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了,“对,上台的女朋友不是我,另有其人,是他学校他系里的系花,白富美。” “而我就站在见不得光的地方看着他们俩。” “怪不得前天晚上给我微信说他毕业很忙让我别过去他照顾不到我。” “合着是去照顾其他女人了。” 许乔安:“我靠。” “陆时景这个渣男!” 现在,荆星河对此称呼不置可否,她冷嗤一声:“他发微信解释了,我也从他的解释中看明白了,就是他想把公司做大,而我,家里没钱没势,帮不了他。” 许乔安:“我艹他大爷!” 荆星河:“………” 这些事情确实难以启齿。 但不吐不快。 能有一个和她同仇敌忾的人,就够了。 荆星河垂下眼,看着投射在地板上的阳光,低低地笑了,“乔安,谢谢你。” “谢什么谢,咱俩谁跟谁。”许乔安翻了翻白眼,从书桌上拿上小挎包,“陆时景那王八蛋,可委屈死你了,我问你,有没有手撕渣男贱女?” “当然有。” 她可是当场就冲上去了。 像个泼妇一样。 闻言,许乔安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好。” 荆星河:“就是没撕赢。” 他学校不少人都认为陆时景和那白富美是一对。 “………” “笨死了。”许乔安拿上钥匙,风风火火地出门,连妆都没化,“你现在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荆星河:“我在我新家。” 许乔安:“嗯??????” “什么新家?????” “我昨天,从他学校出来后,就去市区买了套房。” “………” “精装的,还有小阁楼,特别好看。” “解放南路,林景公寓D幢顶层。” “………” 你特么才是隐藏的白富美吧? ***** ***** 其他人也许不知道荆星河是陆时景的女朋友。 可陆时景的那三位室友是再清楚不过的。 他们创业初期,在海城东区租了个简陋的办公楼,那时候她也跟着过去,过去帮忙。 男生们心不太细,合同什么的都交由她来过目。 茶余饭后偶尔聊天时,他们还会借此调侃陆时景,说他真是交了个好女朋友。 前一个星期,这句话还再重现了一次。 结果, 昨天,在她质问陆时景到底谁才是她女朋友时, 陆时景的这些个室友们都哑了声,或低着头看脚尖,或侧过脸看别处,没有一个人为她证明的。 她当然可以自己给自己证明,只是当时气糊涂了,就那样傻傻的,站在舆论风暴的中心,被小三了。 她看着陆时景,从满怀希冀到彻底失望。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陆时景,希望你别后悔。” 从D大出来,荆星河漫无目的地沿着马路往前走。 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她红着眼憋着泪。 如行尸走肉般一直走到地铁站,挤上与回学校方向相反的地铁一号线,听着每次报站前都要进行的广告词。 到市中心后,她去了售房中心。 用她打算给陆时景的惊喜给自己买了一套之前就看好的房。 手续折腾了一下午。 提前拿到了钥匙。 等出了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夜幕上,漫天的繁星,没有一点忧愁地眨巴着眼。 荆星河浑浑噩噩地去自己新房子楼下的商业街转了一圈,在面馆吃了碗面,去超市买了七八罐啤酒。 再往回走,走出人群,到了空旷的地方,微微凉的夜风袭来,也终于将荆星河满腹的委屈化作眼泪吹了出来。 憋了一天。 她停住脚步,眼泪刷刷地流下来。 没多久,蹲下身,抱头痛哭。 这一哭,就跟堤坝决堤一样。 再也止不住了。 易燃易爆网咖内。 今儿个歇业,都是些老板的好友聚在这里吃夜宵。 正吃地高兴闹地开心时,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 隋遇跑到门口一看,有点意外地挑起眉,随后扭过头看向裴燃,吹了声口哨,笑眯眯地,“裴燃,你过来看,有女孩在你店门口哭丧呢。” 裴燃淡淡地瞥他一眼。 没什么情绪,“你出去告诉她,这里没死人。” 隋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