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中心钱包登录 景顺二十九年秋,成帝崩于太极宫,大皇子赵王萧纬奉诏登基。二皇子楚王、五皇子韩王以赵王之母贵妃兰氏,妖妃祸国为由,逼宫“清君侧”。 宫闱之乱,贵妃被擒,大皇子于混战之时被五皇子韩王手下禁军失手射杀,二皇子楚王以韩王弑帝谋逆之罪,诛杀韩王。 盛京城中风云诡谲,百姓家家闭户,人人自危。东街的菜市口每天都有新的人头落地,鲜红的血为深秋更添一份肃杀。 随后二皇子楚王遭其细作宠姬暗杀身亡,五皇子韩王党羽趁机另立六皇子安王为傀儡皇帝。 于此,三皇子靖王萧绩并左相赵文、光禄大夫唐儒庭、锦衣卫指挥使卓彦堂等重臣,勤政殿大殿恭请四皇子齐王萧续登基为帝。 谁也未曾料到,这场血流成河的夺嫡之乱最后的赢家竟会是那人微权轻、早早被排除夺嫡资格的病秧子皇子萧续。 天高皇帝远,盛京城上空盘旋的腥风血雨并未波及到千里之外的北疆,那里的百姓照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 幽州,云岐山。 云岐山坐落在幽州东部,是北疆最高的山。从远处眺望,云岐山如一并插入云霄的利剑,山腰间云雾缭绕,仿佛探入了九天仙庭,让人看不清它的真面目。 传说,曾有仙人在云岐山飞升成神,这是一座受神仙庇佑的仙山。 传说的仙人早已无迹可寻,但不知是何缘由,云岐山确有一股厚重的灵气润养着山中的生灵。 晨时的红日早已东升,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金灿灿的线条洒在地上,雾气未散,曚昽中只听鸟鸣声声,清脆悠扬,好一派人间仙境的景象。 长笙伸了个懒腰,抖抖叶片上的的露珠,舒服地吸了一口清甜的空气,暗自运了运灵力,探到自 己元丹后,长笙很满意。 嗯,马上就可以修成人形,好开心! 这是长笙近年每日清晨必做的事,长笙是一株修炼快满五百年的人参精,修女体,即将化成人形。一想到成形后就可以去狐狸说过的花花世界逍遥快活,长笙光就激动地叶子扑簌簌地抖…… “阿笙,阿笙,你听说了吗,南峰的阿丑回来了”说话的是一只百灵鸟,虽是普通的飞禽,但已开了灵智,能和长笙这些精怪们正常交流。 长笙微微一愣,随即便不屑地轻哼哼,回来就回来呗,就算狐狸不在,自己好歹也有五百年修为,左右那厮也不能把她怎么着。 百灵鸟口中的“阿丑”是一只土狗,和长笙是结下过梁子的。 这世间灵气稀薄,芸芸众生大都遵循着宇宙既定法则生老病死,匆匆而来,须臾而去。花草树木,飞禽走兽能地开启灵智的少之又少,而有幸能修成人形的精怪更是寥寥无几。云岐山浑厚的灵气孕育下的一山精灵们实属罕见,即便如此,如长笙一般有几百年道行的大妖怪在云岐山也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的。 这狗妖阿丑和狐狸精姬如玉就是其中之一。JSG 早些年,小伙伴狐狸精还在云岐山做北峰山头的老大时,和那黄鼠狼掐架争过地盘,土狗被揍了个鼻青脸肿。干架干不过狐狸,那狗子便想挑软柿子捏,趁长笙不注意时,啃掉了长笙的一片人参叶子。暴怒的长笙伸长枝蔓将其吊了起来,让狐狸拔光了毛……没毛的狗子丑的不忍直视,山中的精怪们称之为阿丑。 被群殴又被群嘲的阿丑被迫放弃了自己的地盘和一众小弟,还未化成人形便惨兮兮地下山流浪去了,临走前放狠话曰,还会再回来的…… “长笙,阿丑不会是回来报当年的拔毛之仇了吧?你要当心啊!”边上的忍冬花妖不禁替长笙担忧。 “我听说那土狗在外面学了不少厉害的招数,我们阿笙会不会吃亏啊”小百灵绕着长笙打转。 “哼,就算来还仇又怎样,我们长笙也不是吃素的”有妖不服气了。 “就是就是,阿笙马上就要修成人形了,还会怕他不成” “再不行让阿玉姐姐回来就是了” “大家一起上,群殴!” “我同意,扁他!” …………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眼看场面就要失控了,长笙觉得,自己应该表示点什么,“……咳咳咳,大家不要激动嘛,都还没弄清楚对方的来意,说不定阿丑只是回老家探亲呢,咱们要以不变应万变。” 话虽如此,长笙还是做好了对方上门挑衅的准备。 可一连等了三天,竟连狗影子都没有瞧见,众妖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最后一致认为狗子认怂了。长笙也不禁纳罕,那家伙不会真就是回家探亲来了吧,没听说过这土狗子在云岐山还有亲戚啊? 正思索着,便看见远处万里晴空的天空乍然出现了一道紫光闪电,随即带出一声闷雷…… 长笙心中一凛,稍微有些道行的精怪们都察觉到了,这是一道天雷! 天雷不同于一般的电闪雷鸣,天雷是天道降下的,专用来惩罚那些违反了天道法则的不寻常存在 生灵们。如长笙这般的山精鬼怪们便是所谓的不寻常存在,天道维持世间法则平衡,天道法则虽承认了这些不合常理的存在,但若这些存在打破了法则平衡,便要受天雷之刑。天雷加身,轻则法力尽毁,重则灰飞烟灭。 随着一声重于一声的雷声,众妖们的胆子也跟着一缩再缩,这是哪位牛逼人物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可千万别殃及它们这些池鱼啊! “快看,快看,那不是阿丑吗?”小百灵飞在半空中,激动惊恐的声调如同被掐住了脖子。 众妖朝着百灵鸟所指之处望去,只见一道土黄色的影子左突右跳,正;狼狈地四下逃窜,身上已有块块焦黑的痕迹,它身后紧紧跟着一道亮紫色的闪电,时不时地炸起几个震耳的响雷。 待看清土狗慌不择路朝着众妖的方向奔逃过来的时候,妖精们尖叫乱作一团,惊慌作鸟兽散。 长笙堪堪反应过来,可碍于自己草木精怪的元身,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逃命的时候不如那些飞禽走兽们来的灵活,于是慢了那么一拍…… 等长笙将自己从泥土中拔/出来,使出全力正要狂奔,与正好逃窜到此的土狗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碰!长笙晕头转向地倒在狗子同样被撞翻仰躺的肚皮上…… 长笙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下一瞬那倒令人心惊胆寒的天雷便直直的劈在了身上,“咔嚓……”长笙觉得三魂七魄都仿佛要消失了…… 狗子!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十六 …… 长笙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千斤的沉重,却又充满了空虚和冷寂……忽然一丝丝缥缈的灵力灌入身体,这才有了微弱的力气拼命地挣脱那无尽冰冷黑暗,挣扎着醒转过来…… “醒了,醒了,太好了!” “阿笙你吓死我们了!” “呜呜呜……阿笙我以为你死定了……” …… 长笙艰难得吐出一口浊气,慢慢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地上,四周围满了各样的精怪们,环视一圈,并没有那个让自己咬牙切齿的家伙! 在众妖们七嘴八舌的叙述中,长笙总算理搞清楚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自那土狗被狐狸拔光毛赶下山后,那光溜溜丑兮兮的皮子着实有些丑,它在人间犹如过街老鼠般东躲西藏,遂立誓要发奋修炼,回到云岐山一雪前耻,东山再起。 在如此励志的誓言激励下,阿丑的修为当真也算得上突飞猛进,用不了百年便到了化形阶段。就在此时,它遇到了一个快病死的男人,便照着男人的样子化了人形,在男人死后取而代之…… 精怪们要想修炼成人形通常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凭自己的实力和运气老老实实的修炼,这样化出的人形是完全属于妖精们自己的,是无可替代的;而另一种则是走的旁门左道,在人世间找具称心的皮囊,照着这样子依样画葫芦就行了,如此便可节省下大量的灵力。 然,世间万物,芸芸众生,虽如天地蜉蝣渺般小,但却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天道法则为维护世间平衡,一般来说,精怪们是不被允许化形成早已存在的凡人形象,冒牌水货是要被抹杀的。 但若是原主了无牵挂的离开人世,亦或妖在遇到原主前,原主就已死亡,那么只要机缘合适,妖就能以原主的样貌开始新的生活且可以做到与原主生前一切再无关联;但倘若妖在原主临死之前无视原主的执念,或忽略原主与周围之人的牵绊,那天道必令担其因果轮回,稍有不慎,便会引来天罚。因此很少有妖会选择第二种化形方法。 这阿丑也是狗胆包天,遇到一个病的快死且皮相还不错的年轻男人,急于求成的狗子便打起了这男人的主意。它扮作普通的土狗接近男人,打滚摇尾,卖萌扮蠢,给予男人生命最后阶段“爱的安抚”,让男人无牵无挂地离世,企图一身轻松地接手男人的一切。这一切开始还是十分美好的,翻身做主人的狗子得意忘形,好一阵花天酒地,浪天浪地…… 可谁知那病死的男人还有个钟意的心上人,因病弱的身子怕连累了心上人而将这份爱意深埋心底,竟让朝夕相处好一阵的狗子都未曾察觉……那姑娘也爱慕这才华横溢却命运多舛的男人竟是一直未嫁蹉跎成了老姑娘,郎有情,妾有意…… 土狗男人“病愈”后,寻花问柳,拈花惹草,没多久就背上了不少情债。见情郎竟是这般纨绔浪荡模样的姑娘,被伤透了芳心,一气之下便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婚后又不幸福,这便怨恨上了那个“死男人”。 等狗子发觉不对劲时,为时已晚…… 承其人生,却乱人因果,天道秉公执法,雷劈狗子…… 狗子灰头土脸地回到云岐山,想以云岐山异常厚重的灵气为屏障,企图侥幸逃过天罚。 再后来便有了后来长笙倒得那场血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