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天气到了九月依然炎热,房间内空调呼呼的吹,微胖的助理额头冒着汗,他刚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堆文件,盯着沙发对面的人一分钟后终于忍无可忍的开了口,“爷,您好歹看一眼吧。” 坐在他对面的人白净端正,头发一丝不苟,衣服整整齐齐,一双大眼睛清澈又无辜,精致好看的像个小王纸,可是这个小王子十分冷酷无情无理取闹,“我不看!” 助理陈志觉得自己头疼的毛病又要犯了,上辈子得是毁灭地球才能栽到这祖宗手里吧。 作为一个徘徊在三线和十八线之间发挥及其不稳定的小鲜肉,程然凭借一部校园剧爆红网络,有一段时间天天在热搜上飘着,身边的人觉得这是要火,可这之后剧情就急转直下,竞争对手和喷子还没动手,程然自己先把自己给雪藏了,广告代言全不接,发来的剧本也是看都不看,那些指着他吃饭的人头发跟着掉了一大把。 程然没多大的野心,也没什么机会,可能曾经有过,反正他是没怎么抓住,但程然有自己的工作室,养活着几个人,他自己当老板,不用干活还发工资的事儿大家当然乐得干,助理偶尔良心发现劝他接点活儿露露脸,还得碰上他无聊没事儿做的时候,但显然他今天不是很无聊。 据说,程然有个很有钱的干爹,工作室就是他干爹出钱建的,第一部 戏的资源也是那人拿下的,“形象倒是不差,业务水平也过关,就是那嘴吧,忒贱。”外界都猜测他是因为这个这个原因才没有公司愿意签。 可陈志心里门儿清,这哪里是得罪了人,分明就是懒的,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什么,助理苦口婆心劝,“爷,您好歹去一下吧,就一个小活动,怎么说也是您母校呢。” “母校?你见过母校这么坑学生的吗?”程然怒,从茶几下面拿出一本杂志和几张报纸,杂志是教育资讯类的刊物,封面页是程然的照片和醒目加粗的标题:《寒门学子捡破烂上c大,有梦想就不要轻易放弃飞翔》,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报道,“我差那几个易拉罐?” “爷你消消气,”助理狗腿拍后背,“我已经跟校方沟通过了,可他们说这已经是删减之后的结果”之前的那版还说你在垃圾箱里捡馒头,简直就是闻着伤心见着落泪,堪称鸡汤典范,助理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排队捐钱, “他们是脑子有坑吗?”程然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励志的典型真是一点都不想当啊,“我大学都毕业几年了,高中考试那点儿破事儿到底有什么好吹嘘的!” 陈志简直要给他跪,爷你说话好歹注意一下啊,总是考倒数第一还给倒数第二扎小人诅咒他考试拉肚子的人可就在你对面坐着呢,助理殷勤的给程然削苹果,“活动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当天段王爷也会到场啊。” 程然不太明白:“他来干什么?表演一阳指吗?” 陈志欲哭无泪,甚至想要抓着他的衣领咆哮,那特么可是段临风啊,多少人想攀关系都攀不上的,好在一段时间的相处陈志对于自家艺人的德行已经相当了解,强忍住不暴走,和颜悦色跟小王子解释,“段氏的老总,据说还是御盾安全顾问公司背后的投资人,好多明星大腕都跟他们公司有合作的。”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对程然肯定大有助益。 段氏程然自然知道,御盾也听说过,作为少有的训练科学,管理规范,有专业资质的保镖公司,御盾在国内首屈一指,可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这个咖位根本用不上保镖啊。 陈志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千叮咛万嘱咐“我托了很多关系才打听到的,也不说攀关系了,能在台上说上话都行,”怕程然不放在心上,又提醒,“我们可没多少存粮了,再不接活工作室的工资都要开不起,你一定要从思想上重视起来!” 程然在某些方面还是靠谱的,答应道,“你放心,我明天会去的。”在屋里宅太久也应该出去沐浴一下阳光,程·毒舌·小王子生活上十分有自己的规划。 陈志听说他答应去稍稍放了心,“活动细节我会尽快跟那边沟通,发言稿也会提前准备好,”工作室的人成天光拿钱也该好好干点事儿了,不然又跑出去给自己找兼职。 他下午还有事,确定了程然要去后就打算走,刚到门口又折返回来,看着拿牙签叉水果吃的程然叮嘱道,“明天到了千万控制住别怼人,那些可都是学生,你别暴露本……”话还没说完一个抱枕就飞了过来,十分精准的砸上陈志那张婴儿肥的脸,陈志嚎叫一声,“本来就不立体,你下手能不能轻点!” “又没去隆鼻,还怕我给你砸坏了?”程然嘴巴里嚼着苹果,说话含糊不清,“这人设不是你们给立起来的吗?” 当初拍第一部 戏的角色是个大学老师,腹黑毒舌又没情商,程然演绎的十分到位,还圈了一波粉丝,可谁知道他就把这属性给发扬光大了,陈志有苦说不出,这能懒我们吗?要不是你本色出演,戏都播完了还成日里怼人,这人设也立不住啊,好在粉丝对此接受良好。 陈志心里叹了口气,劝自己不要跟掌握自己经济命脉的人计较,然后果断端起桌上那盘水果出了门,宁愿给门口二哈吃也不想给老板。 程然看着陈志的背影撇撇嘴,什么人,这么小心眼呢?果断把软垫放在屁股下面……开始打坐。 北城一中新建了一座实验大楼,知名企业家投资,又是开学典礼,还有明星到场,礼堂里连过道都站满了人,陈志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程然身边,手里拿着流程单,“爷,一会儿陈总发完言就该你上去了,” “嗯,”程然点头,看着台上西装革履大腹便便人模狗样的知名企业家,再看看满脑门子汗在那儿核对流程的助理,感叹,“同样都姓陈,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陈志停下手里的活一脸哀怨看程然,想说句话怼回去吧,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北城哪个姓程的比程然优秀,一张脸生生被憋红,特别想要撂挑子走人,好在程然还有点人性,紧跟着拍拍他的肩膀道,“没事儿,我给你涨工资。” 刚想说句谢谢老板,就听程然幽幽道,“就当是扶贫了。” 陈志:“……”妈的还是很想走人啊。 开学典礼结束的早,学生接下来还有课,虽然很想跟明星近距离接触,但教导主任就凶神恶煞的在台上站着,还不敢明目张胆拿出手机,只能憋憋屈屈一步三回头的出了礼堂。 程然全程冷淡笑,王子范儿十足,非但没怼人还给学生签了名,助理特别想给他加鸡腿。 “你说的那位王爷呢?”活动结束后程然看着空空的礼堂问陈志,王爷没见到,几个黑衣保镖倒是看着了,往知名企业家身后一站非常有黑社会的气质。 陈志也郁闷,“说是临时有事不来了。”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人家来不了也没地儿说理去。 “就说这种事情少做,”程然把衬衫的袖子往上挽了挽,礼堂开了空调,但刚刚那么多人挤的他有点热,“也不嫌累的慌。” 陈志:“……”我这都是为了谁?小没良心的。 “回去吗?”陈志问,程然刚刚拒绝了学校的人送他。 “你先回去吧,不是约了人吃饭?我自己在学校转转。”程然从陈志的包里摸出帽子和口罩,虽然被当了伪鸡汤,但到底是自己的母校。 可显然母校又一次让程然糟心了,他看着跟在自己一路来到操场的中年男人,无奈道,“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所以骨骼惊奇如来神掌什么的你去骗别人好吗? 中年男人眼神精亮,看程然就像看移动的ATM,“相信我,跟着我修炼保证你可以迅速飞升……” 他喋喋不休,比大街上让“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的人还聒噪,一边说还一边往程然身边蹭,轻度洁癖的小王子终于忍无可忍咆哮出声,“你神经病啊,《功夫》看多了吧?” “我这可比《功夫》厉害多了,学学吧,没坏处的。”中年男人脸皮十分厚,喋喋不休纠缠不清,比三藏还三藏。 现在操场上没什么人,学生都在上课,就远处大树底下靠着个人,脚边放着几本书,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看起来好像在思考人生,程然握紧了拳头,考虑这一下是打脸还是打肚子,然后余光就瞥到多愁善感的人民教师抬脚朝这边走来。 “怎么?大白天耍无赖啊?”人民教师双手随意插在裤子口袋,声音慵懒又有磁性,程然只侧头看了一眼,就觉得长成这样在学校教书,可真是白瞎这么张脸了。 程然是公众人物,中年男人本来有恃无恐,可这会儿又来一个人高马大的他就没那个胆子了,十分不甘的转身离开,临走时还拽走了程然的帽子。 程然:“……”妈的刚刚那一拳怎么就没打出去。 他今天做了造型,抓起来的头发被帽子压的软趴趴,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看起来乖巧又阳光,人民教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谢谢。”程然转过身来礼貌道谢,“你在这里工作吗?” 人民教师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这学期刚调过来。” 刚调过来啊,程然放了心,教师先生显然没认出他,他看了看时间,晚上还有事,便跟教师先生告别,“我先走了。” “嗯,再见,”教师先生嘴角微扬,看着他重新戴上口罩出了操场,一低头瞧到地上躺着个钱包。 “王爷。”片刻后,黑衣保镖快步走到他身边,“这边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您还约了人谈事。” “嗯。”人民教师微微点头,抬脚往前走去,手里捏着一张身份证,熟悉的身影在眼前一晃而过,程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