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亚博足彩app靠谱么 眼前一阵绿光,飘飘悠悠…… “二百块,这也太贵了吧?!” “二百块还贵啊?!我说你就是没见识!活该过穷日子……你这种人我见多了!” 耳边是罗大凤跟王志香的说话声,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忘不了那两个将她推进地狱的人。 身上使不上力气,佳青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张家堂屋的长椅子上。 看见罗大凤似笑非笑的一脸鄙夷,大拇指和中指捻了捻。“不贵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钱的……” 面孔与咻黄的牙齿相衬,牙齿缝里还夹着细青菜渣,这副嘴脸张佳青这辈子都忘不掉。 这一天,罗大凤找了王志红说介绍张佳青去厂里头上班,张佳青为了贴补家用,这才信了她的鬼话。 就是这年,她被骗到了大山里,这才开始自己一辈子的悲惨人生,最后逃跑不成自己跳下悬崖――死无全尸。 一幕幕呈现在眼前,佳青的心口像是有火在烧。 佳青缓慢的座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人,就算是做的一场梦,她也要一解心头之恨。 “你晓得的,路远。”罗大凤露出一口龅牙,“以后赚的钱还不是大把.....”她说着眨了眨眼睛。 养母王志香是个精打细算的女人,此刻,还在思考着二百块钱的事。 佳青突然冷笑的声音打破了宁静,眼神像是要将罗大凤看穿。“呵....” 注意到佳青醒了,两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发现了似的。 她没有忘记,那以后她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我们家吃不得亏,滚蛋吧,去个瘠薄去!”佳青怒火中烧站了起来,拿起边上的一杯冒烟的热开水泼在罗大凤脸上。 罗大凤屁股底下像是生了弹簧似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扯开嗓子吼道,“你干什么你,个贱东西?怎么打人,你怎么打人?妈碧的!” 佳青正准备迎面一个杯子砸过去,一巴掌迎着面就过来了,快的像是一阵风。 “你个狗东西!”王志香训斥了一声,“玉凤姐啊,我们家佳青不懂事,没什么文化,你打她,以后好好教训教训她,就是要打,不打不听话的!棒子下才能打出好人!”说话的人是佳青的养母王志香。 就是这一巴掌,让佳青更加真实的感觉到,自己回到了十六岁的那一年。 不是梦,真的不是梦,她紧紧握住双手,捏的骨架发白。 力气依然有些使不上来。 很小的时候她就晓得自己是被捡来的,王志香和张贵两口子从小就不让她读书,后来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说要去勤工俭学,王志香这才同意。 九年义务教育不用什么钱,尽管如此也是拖了两年才勉强让她去的。 佳青每天天没亮就要去割猪草回来喂猪,然后在去读书,放学回来就继续帮着干活。 所以别人都是十四五岁毕业,她拖到了十六岁。 前一秒佳青还在因恢复高考而激动,但中考刚结束,王志香就死活不让她读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要把她嫁给老头。 佳青自杀了一回没死成,王志香和张贵怕弄出人命,后来一段时间都对佳青客客气气的。 不久前王志香才想通了不让她早嫁,佳青高兴的不得了,觉得终于在这一对夫妇身上找到了一丝灵魂的慰藉。 后来才发现,不过是缓兵之计。 “佳青,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屋里收拾东西去,晚上或者明天就走!我想了想,这钱我给你出了,赶紧跟着凤姐走,去找钱去,整天赖在家里吃我的用我的,哪里来这么多钱?!”王志香不悦的说道,连忙给罗大凤擦脸。 罗大凤露出不悦的神情,一脸嫌弃的。“没教好的会有人帮你教,呵!社会对你可不会留情,那巴掌打得啪啪啪!” “哎呀,罗小姐,孩子年纪小,不懂事……”王志香继续劝说。 换做上一世的话,她会打心里感谢王志香。 可偏偏,她已经知道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心里自然在没有感动。 对于王志香和张贵,她不抱着任何幻想。 “还不快去收拾东西!”王志香眉头紧紧皱起,眉毛淡的只有几根毛扎在额头上,风一吹动几下。 张佳青冷冷的笑笑,转身慢慢的走,就算是梦,她也要告诉这帮渣渣――不好意思,劳资智商上线了。 “凤姐,这个事好说,那路费就便宜一点,一百块吧,二百块太贵了,一共还没多少.......你看这个,通融通融.....” 佳青笑了出声。 王志香听得有些毛骨悚然的,“你笑什么,女娃子脚步要勤快点,你走这么慢到时候要挨打的,人家瞧你不利索!” 佳青似笑非笑转身看着王志香,眼神淡淡的。 “好好好,我就当做做好事,就给你们便宜一百块!这个人情你要记着,谁让我这么好说话!”罗大凤叹了叹气,像是自己吃了很大的亏似的,实际上心里早就乐的不行了。 “犟嘴,这张嘴以后不知道被打多少回,说你当不是为了你好啊?外头的人我怎么不说?!你以后要吃亏的晓得伐……” 张佳青懒得再去看两人的推脱了,心里开始筹划。 刚才睡着了,是因为有人在她的碗里动了手脚,重活一次的她,怎能不知? 太离奇了,是梦,一定是…… 走到了小木板床上,上面没有铺被子,就垫了一层被单,头顶的钨丝灯边上布满了蜘蛛网,淅淅沥沥的耗子运动的声音,张佳青吸了一口气腾的一下坐下来。 要复仇,先将房子烧了吧。 对,烧房子! 佳青走路跟飞似的去两口子房里拿火柴,脚步轻飘飘的…几步就到了。 屋里放了个尿桶,方便两口子半夜上厕所。 此刻正是夏天,里面蚊子到处飞,臭的让人头晕,耳边还有王志香跟罗大凤说说笑笑的声音。 她被臭的咳嗽,眼底一阵惊愕,她就算是在不相信这一点,这变质的屎尿味也将她拉回了现实。 莫非这不是梦,她真的重生了? 意识到这一点,张佳青赶紧用手捂着鼻子,下意识的将桔梗拉开,底下果然有好几千块钱,张佳青拿了一大半出来攥在手里,捂着鼻子就跑了出去,什么东西也没有拿。 重蹈覆辙吗?不存在的。 张佳青上一世就想着怎么讨养母养父高兴,觉得只要自己学习成绩好,只要自己勤快对他们好,将心比心就会换来他们的认可,却不晓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并非是将心比心。 刚跑出去一回儿后面的人就追上来了,有王志香,张贵,还有罗大凤,张老大和于珍也都在后头追。 张佳青这才醒悟过来,敢情这些人上辈子都是商量好了的。 她心里更是铁了心,不会再对这帮人心慈手软的,迎面看到了穿着红裤子的张思雨走了过来,一路哼着歌。 看到张佳青的那一刻,张思雨不明所以的,再看看后头追着张佳青的那帮人,张思雨这才明白过来,一手攥着张佳青的手,“赶哪儿去?” “思雨,逮着她呀!别让她跑了!” 好啊,张思雨就是人,她就不是人了。 张佳青一巴掌挥了过去打在张思雨脑门上。 她没有忘记张思雨是怎么欺负她的,无论是什么东西不见了都说是她偷的,弄得她初中在学校里就背了个小偷的罪名,后来张思雨自己不想读书了,却还让她背了两年的罪名。 “哎哟,你偷了钱还打我,你这个三只手!”张思雨咬了咬牙,“你别想跑!要不然二叔打死你!” “他敢!”张佳青正对着张思雨的脸吐了一口唾沫,手肘子一下子就撞了过去,一脚踢在了张思雨腿部正中央,张思雨痛的顿时两手捂着裤裆。 “啊呀!妈,她踢我,孩子要没了!啊.......” 张佳青还想再多踢几下,见身后的一大波僵尸即将来袭。 侧开了身子就跑,想当年学校里开运动会的时候,她是年级上800米长跑的第一名,后头这帮人,都是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