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沈惜今这一生在所有人看来,都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人生赢家。 从被星探相中到以清新漂亮的形象在广告片中脱颖而出,从第一部电影就被知名导演相中荣获最佳新人奖到十年来荣获了国内外大大小小含金量十足的各大奖项,从名利双收的国际巨星到成立影视公司继而因为其出色的投资能力和管理水平奠定了其影视行业当之无愧的头号领军人地位。 所有人都认为沈惜今这一生顺风顺水,她在三十六岁就拥有了这世界上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美貌、金钱、权势、地位、名利还有无数人拥戴的偶像号召力,她的人生似乎没有最辉煌,只有更辉煌。但是她自己知道,在她这顺风顺水的背后是她超乎常人想象的努力和付出。 可是……“人生赢家”这四个字,不到人生的最后一刻,你永远无法定义。 就在十二个小时之前,正在拍摄好莱坞动作大片的沈惜今在一次山顶飞车的拍摄过程中,车子刹车意外失灵,车子一下子从山头滚了下去。 虽然当时摄制组在第一时间就将沈惜今送到了美国最好的医院进行医治,但是沈惜今始终还是无法醒来,医生说即使活下来,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变成植物人。 “沈惜今,你已成功被系统选中,请完成系统提示的任务。”一道机械而冰冷的声音在沈惜今的脑袋里响起。 当沈惜今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被一个英俊的男人压在身下。 沈惜今条件反射地大力推开了他,男人侧着身子,脸上是嘲讽的神色,揶揄道:“做戏自然要做全套啊,不是吗?” 沈惜今深吸了一口气,不理会男人的揶揄,她现在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理一理她脑子里这混乱的信息。她开门,趴在门外的两个人一个趔趄,沈惜今微微吓了一跳,她完全没料到门外还有人。那两个人也是满脸尴尬,其中一个说:“顾太太,是……是顾母让我们来问问这天冷了是否需要添一床被子?” 沈惜今只是说了声“谢谢”,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她在走廊的尽头找到一个卫生间,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她从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这并不是她原来的样子,但是这白皙的脸庞和灵动的眼睛还有小而红艳的双唇,看得出也是一个美人胚子。此刻的她正化着精致的妆容,头发高高地盘起,露出线条分明的白皙的颈部。 渐渐地,脑海里的信息连在一起。她现在身份的名字还是叫沈惜今,她现在的丈夫叫做顾思辰,他们的婚姻是一场商界联姻。顾思辰的母亲是顾父的第二个老婆,她只有顾思辰这一个儿子,奈何顾思辰不思进取,是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因此顾父并不看中这个儿子。顾母秦时柳原本希望通过和沈家的商界联姻来提升他们母子在顾家的地位,可是谁知两个星期前沈氏企业发生债务危机和□□,沈惜今的父亲沈世宝还被媒体拍到与多位女子的桃色新闻石锤,沈氏企业股价直线下降,几乎面临退市。秦时柳哀叹自己时运不济,只能寄希望于沈惜今早日给顾家添上一个长孙。沈惜今自然也是知道商界联姻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但是她从小听话,唯父母之命是从,即使知道顾思辰心里一直有一个忘不了的女人,也没有拒绝和他的婚姻。但顾思辰显然叛逆得多,对于这个硬塞给他的妻子很不待见,从结婚到现在这一个月里,他对沈惜今一直都是冷面以对,外面的花花肠子从未断过。 而现在,她的任务就是要让顾思辰爱上她或者让她家里的企业做大做强资产翻倍。如果她两个任务都完成了,那么她可以额外获得一个救助锦囊,但是如果在三年内她没有完成任何一个任务,那么这一切都将以失败告终,而她也永远无法在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里面苏醒过来。 沈惜今回到卧室的时候,顾思辰已经不见了,但是床上多了一条厚厚的金色蚕丝被。她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养足精神做任务才是正题,于是她来不及忧愁哀伤,直接上床睡觉。第二天一起床,沈惜今梳妆打扮之后,直接来到她的父亲沈世宝的公司,她的父亲不在,她径直找到了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副总薛聪。 “今今,你怎么来了?”薛聪十分诧异,这位沈家大小姐基本上从来不来她父亲的公司的,今日不知什么风把她给吹来了。 沈惜今笑着眨了眨眼睛,亲切地拉住薛聪的手,说:“小聪叔叔,我来看看你,还给你带了我亲手做的蛋黄酥。”自然,这蛋黄酥是她在手工店里买的。 薛聪欣慰地点点头,这丫头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没想到竟还有几分情义。 沈惜今坐在薛聪办公桌的对面,一边喝着薛聪给她泡的上好的绿茶,一边说:“小聪叔叔,我知道这几天公司出了一些事情,爸爸太忙了,我只能向你来打听打听情况,你是爸爸的身边人,一定是知道事情原委的。” 薛聪本来也只是把沈惜今当成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姑娘,只是简单地说了说,可是沈惜今一直追问下去,薛聪没想到沈惜今问的问题每个都能切中关键,忽然对沈惜今有点刮目相看。 薛聪有些话并没有说明,但是沈惜今是聪明人,大风大浪也是见得多,她从他的话里也算是大致推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沈父的宝来传媒因为之前投资的失败以及担保上的一些问题,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深陷债务危机。前几日又发生几名中学生看了宝来传媒制作的动漫而模仿其中片段集体斗殴导致两死三伤的恶性事件,网络上对于这部沈世宝花了大量资金制作的动漫各种口诛笔伐,称其三观不正血腥暴力应当禁播。沈世宝当时心情也不好,加上性子比较刚,在新闻发生后的第二天便对记者放话称“绝不给那些违法犯罪的小流氓背锅”,此话一石激起千层浪,更加引起社会的不满。与此同时,同行竞争对手见此契机下了黑手,买通媒体放出沈世宝之前被狗仔拍到的灯红酒绿的不良照片,导致沈世宝社会声誉大跌,公司股价一蹶不振,已经出现了难以为继的局面。 薛聪告诉沈惜今她的父亲上午去会见律师了,下午三点之后还有一个会议,于是沈惜今趁着中午这段时间联系了沈世宝。 “今今,爸爸这两天很忙……你要是无聊的话要不让小聪叔叔陪你去逛逛街?”沈世宝正处于焦头烂额之中,只能这样打发他的女儿。 “爸爸,我有关于公司的重要的事情和你谈。”沈惜今斩钉截铁地说。 沈世宝愣了愣,转而问:“是顾家愿意帮助我们吗?” 沈惜今说:“见面了再说吧。”挂下电话后,她叹了口气,他知道待会儿沈世宝肯定是要失望了,她知道秦时柳当时是为了强强联姻从而提升他们母子俩在顾家的地位,哪知道婚后一个月不到沈家就出了这档子事,现在避之还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来帮忙。她甚至想如果可以退婚的话,估计秦时柳早就让儿子把这倒霉的婚给退了。 沈惜今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沈世宝正在和汪律师商量诉讼风险的问题,汪律师是香港律师界有名的大壮,这次沈世宝也算是高薪聘请他全权处理公司债务相关的纠纷。 沈世宝看到女儿一个人来,又往外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便问:“思辰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沈惜今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爸爸,今天只有我一个人,我想和你谈谈公司的事。” 沈世宝觉得很惊讶,问:“你……和我谈公司的事?”他在这个“你”字上还特地加了重音。 众所周知,沈世宝的这个女儿沈惜今从来不关心公司的事,平日里只喜欢买买衣服打打扮,就是一个傻白甜富二代,而且什么都听父母的,压根没什么自己的主见。而现在沈惜今一本正经地来找沈世宝谈公司的事,这实在是太违和太好笑了。 沈惜今点点头,说:“我知道现在公司出了一点问题,我想谈谈我的应对方案,趁现在汪律师也在,可以帮忙把把关。” 沈世宝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看了看手表,想着离会议还有一点时间,留点时间给女儿浪费一下也就浪费一下吧。 沈惜今一番言论下来,沈世宝已经从兴致不大的样子转换成了凝神认真听的样子,他甚至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他的女儿沈惜今的口中说出来。汪正律师也频频点头,打心底里对这位沈家的千金刮目相看。 听完沈惜今的一番话,沈世宝的表情十分复杂,他直直地望着沈惜今,问:“你是要我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辞去董事长职务?引咎辞职?” 沈惜今点点头:“爸爸,这也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罢了,因为现在的舆论对你十分不利,你必须有所牺牲,而且你要知道你依然是宝来股份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这不过是在大众面前的一出戏而已,既能平息舆论也对你没有什么实际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沈世宝看看汪律师。 汪律师点点头:“沈小姐的危机公关方案确实很高明。” 沈惜今在自己的世界里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她的危机公关堪称娱乐圈的典型模板,从来没有一次出错过。这一次,她依然笃定。 两个小时的谈话结束之后,沈世宝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被他的女儿说的心服口服,他甚至发现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沈惜今比他看得更透彻,此次谈话对于他来说,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